广域混流
当前位置:首页 - 装饰 >

她饱受失眠困扰,请医生催眠治疗,一觉醒来却回到10年前

2019-11-21来源:贵州热线


她饱受失眠困扰,请医生催眠治疗,一觉醒来却回到10年前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三月桃花雪

1

如果回到十年前,你会做什么?

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沈小婷已经27岁了,从名校毕业之后便被上市公司招至麾下的她,如今已经羽翼丰满,变成了职场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那种女强人,有颜有钱有才华有手段,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但她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她女强人的外表突然破裂了,她露出一个无奈又苦涩的笑容,伸手轻抚到她耳后被烫伤之后留下的疤痕,看着眼前的催眠师,道:“如果回到十年前,我会抽那个时候的我一个巴掌,骂她,为什么要这么懦弱。”

催眠师挑眉一笑,反问道:“看来沈小姐的学生时代并不怎么美好啊。”

沈小婷不可置否地一笑,思绪从催眠师的催眠师飘回到自己曾经呆过的那个学校,那时的人,那时的事,那时候发生过的种种,突然,她脑子里闪过一个人的身影。

“不。”她突然道:“还是挺美好的。”

催眠师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调低了沈小婷的椅子靠背,让她以最舒适的角度躺好。

沈小婷很长地一段时间都处于失眠的状态,休息不好加上超负荷工作,她的身体终于吃不消,在会议上晕倒被送进急救室,出院之后她便经过朋友介绍,找到了这位催眠师。

她半躺在椅子上,目光所及之触皆是柔和的白,鼻尖萦绕着好闻的熏香,也不知道熏香是不是有助眠的效果,一直以来都饱受失眠的折磨的沈小婷竟然觉得眼皮越来越重。

催眠师好像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可她睡意渐浓,只能断断续续迷迷糊糊听到那么几个字。

什么让你再选一次之类的话。

真的是莫名其妙。

……

沈小婷睡得正香,突然耳边推拉式玻璃窗被人猛地推开的声音,一股热潮席卷而来,肆无忌惮地跟沈小婷裸露在外的皮肤来了个亲密接触。

沈小婷不悦地皱起眉,心道这催眠师难不成把空调给关了。

没等她细想,耳边就传来叽叽喳喳的低语声,像极了上学时期班上同学的吵闹。

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

沈小婷终于察觉到不对,她顿了顿,猛地惊醒过来,抬头,突如其来的亮光让她的视线有些模糊,片刻之后视野恢复,映入她眼前的不再是催眠师办公室里柔和的白,而是杂乱的色调。

用各色粉笔写满了数学公式的黑板,被顽皮的同学踩了几个脚印上去的白墙,还有层层叠叠堆砌在桌子上的书籍……这,是高中的教室。

这是怎么回事?

沈小婷震惊之余心头又涌上疑惑,难不成催眠之后她做了这样的一个梦?

“小婷?”旁边的一个女孩子突然出了声,她伸手在沈小婷面前晃了晃,语气担忧:“你是不是不舒服?”

沈小婷呆愣着转头,对上眼前少女的脸,一时间有些恍惚,这张脸,很是眼熟,但又有点陌生。

“李晶晶。”沈小婷伸出食指,迟疑地去戳了戳李晶晶很有肉感的脸颊,嗯,软的,暖的,时隔了十年的熟悉触觉。

似乎每个女孩子身边,都有一个微胖的朋友,她们柔软,善良,迟钝,口袋里都是好吃的……而沈小婷身边的那个微胖的姑娘,就是李晶晶。

这个梦境太现实了吧。

沈小婷还在感叹,突然,教室后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两三个打扮靓丽的女孩子出现在后门。

她们的出现,成功让原本有些噪杂的班级变得安静了下来,她们环顾了教室一圈,最后把目光停留在沈小婷身上。

“你,出来。”

其中一个女孩子朝她勾了勾手。

其他人都噤若寒蝉,沈小婷却在她们出现的时候,便僵直在了原地,手指不自觉用力,手心被指甲刺得生疼。

为什么,为什么就连在梦里,也要遇见这些可怕的人?

2

沈小婷跟着她们来厕所的路上,都在想着:反正这是在梦里,自己抡起板砖砸她们脑门上应该不犯法吧?

她正胡思乱想着,前面领着她往厕所走的那两个女孩子突然停住了脚步,沈小婷没及时停住脚步,差一点就撞到了她们身上。

她把思绪收回,侧过前面那两个女孩子的身体看见了挡住她们路的人,顿时眸子一动。

双手环胸靠在男厕所门口的男孩子面容清秀,但眉目间无端带着一股戾气,校服外套系在腰间,他的目光依次扫过她们一行人,最后定格在领头的那个女孩子身上。

“你们又要干嘛?”

领头的那个女孩子有些忌惮那个男孩子,但也深知男孩不会多管女生的闲事,便道:“没干什么,女孩子之间说几句话而已。”

男孩偏头看了一眼她们身后的沈小婷,表情纹丝不动,只道:“你们上次把她叫到厕所‘说话’,动静貌似挺大的,我想安静呆会,你们的就先别谈话了。”

明眼人都知道所谓的‘谈话’是什么意思,看男孩子都这么说了,虽然有些不堪,却也还是罢休了。

转身走的时候每个人都刻意去撞了一把沈小婷,沈小婷颇为无奈,觉得她们着挤兑人的手法对于27岁的她来说,实在过于幼稚了。

那些女生走了之后,男孩也准备转身走人,却发现沈小婷的目光直勾勾地定在他身上,他颇为不自然的扯了扯系在腰间的校服外套,冲沈小婷露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看什么看,再看当心我揍你!”

说着他就要走,谁知沈小婷却半点也不怕他的威胁,还在他转身走开的一瞬间,伸手抓住他的胳膊猛地往回一拉,另外一只手抵住他另外一边的肩膀,就这么把他按在了墙上。

男孩没料到一直怯弱的沈小婷会对他做出这种事,诧异之余竟然没想起来要反抗,就这么被矮了自己半个头的沈小婷给强制壁咚了。

沈小婷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的脸,直勾勾的眼神像是一只无形的手,从少年的眼睛为入口,往里探去,直到探到少年身体深处的灵魂。

“沈小婷你……”少年被她炙热的眼睛惊到,终于想起来要反抗,却被沈小婷给打断了。

“何林。”她道,露出笑容的同时,眼泪也跟下下来了:“好久不见。”

……

沈小婷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接受了自己现在不是在梦里,而是真真切切回到了十年前的事实。

她带着27岁的记忆,回到了17岁的身体了。

微胖可爱的同桌李晶晶,大姐头作风专门以欺负她为乐的莫容冰一伙人,会在她做错题是时恨铁不成钢地骂她猪脑子的老师,还有,还有何林,那个在催眠师说她的高中生活过得不美好的时候,脑子里一闪而过被她用来反驳催眠师的少年,都重新出现在了她面前。

而那些她偶尔会想起来的关于高中生活的细枝末节,开心的难过的委屈的感动的,想记起来的,不想记起来的,都依次在她身边重新上演。

这些东西都真实的发生了,她甚至都觉得,自己之后那长达十年的人生,会不会只是她上课睡觉的时候梦到的一些东西,她醒来之后,应该捏捏李晶晶的小肉脸,道:“小晶晶,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十年后我有了很好的工作,你也成为了美食主播,每天坐在镜头前吃着东西就可以赚到钱,你还成功追到了你男神,怀了一个宝宝……”

她情愿是这样,情愿有些东西,只是一场梦。

3

周末的时候,何林跟朋友到网吧打游戏,长时间对着电脑里的游戏页面,让他的眼睛有些不舒服,索性就带着耳机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察觉身边有人坐过来的时候,他以为是自己朋友,想都没想就开口:“帮我拿瓶可乐,小爷我要渴死了。”

身边的人没说话,何林听见那人站起来之后走开的声音,过了没多久,那脚步声又回来了,冰凉的可乐罐身被贴到了他的脸颊上,让他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清醒了不少。

他拿过可乐,闭着眼摸索着打开易拉罐,然后再把可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全程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可乐冰凉刺激的液体灌入喉咙的时候,身边的人突然开了口:“就喝可乐胃不难受吗?要不要我再给你买桶泡面。”

网吧里突然出现沈小婷的声音,何林吓得一个激灵,猛地张开眸子,看见坐在自己旁边位置上的沈小停,慌乱地张嘴想要说话,却被可乐给呛到,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眼睛里冒着被呛出来的泪花,这副小可怜的模样,让有着27岁老女人心理的沈小婷很是怜惜。

沈小婷伸手拍了拍他的被:“你慢点,等会把自己给呛死了。”

何林终于缓了过来,避开了沈小婷的身体接触,诧异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小婷倒也坦诚:“来找你啊。”

何林:“……”

别说是何林,就连其他人看见沈小婷出现在这个地方,也是分外诧异——平时走过他们面前连头都不敢抬,对他们这群混混作风的‘坏学生’趋之若鹜的乖乖女,今天怎么突然转了性,跑到网吧来找他们了。

何林的游戏页面还开着,但是他的注意力完全被旁边的沈小婷吸引。

沈小婷优雅地交叠着脚,单手支撑着自己的脑袋,硬生生把网吧的座位当成了自己的办公室,但她办公室的气味可没有这么难闻,网吧里空气不流通,导致烟味和各种异味交杂在一起,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丢在了醋缸里的嫩白菜,要被腌入味了。

何林小心翼翼地斜视着沈小婷,身高长相打扮的确是他熟悉的那个乖乖女沈小婷,但是行为举止却跟平时的沈小婷大相径庭。

他犹豫了一下,摘下耳机试探性地问她:“你其实是沈小婷的双胞胎姐姐吧,而且还是那种从小被迫分开,然后性格迥异的那种。”

沈小婷被网吧的气味熏得不行,闻言却抬眸看着自己面前的何林,笑道:“你要是把你的这份想象力用在语文作文上,下次考试的时候你的语文估计就能及格了。”

一提到八百字的语文作文何林就头疼,再仔细想想,这种剧情也只能出现在电视剧里,沈小婷突然变得这么大胆,估计就是受什么刺激了。

大胆一点也好,估计就不用被班里那些女生欺负了。

何林如是想到,便收了心思,专心打游戏。

何林在网吧里呆得也挺久的了,吃泡面实在委屈,结束了游戏PK,就出来了。

沈小婷却还是一直跟着他们,虽然沈小婷对他们这一群人高马大的男生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有人阴魂不散地跟着,实在是过于难受。

终于,何林忍不住了,停下脚步转过头,用自己的手掌抵住一直紧跟在他身后的沈小婷的脑门,道:“你一直跟着我干嘛,你知道我要去什么地方吗?”

“知道。”沈小婷拍掉何林的手,直视他:“今天晚上你朋友生日,你们吃完东西估计就去找他了。”

何林诧异:“你还提前得到了情报啊,说,是不是特意来跟踪我的。”

“我不是来跟踪你的。”沈小婷道:“我是来阻止你的。”

沈小婷一直都有写日记的习惯,而对于何林,她清楚记得在他身上发生过的一些大事,要是按照之前的时间线,今天晚上是他朋友的生日,何林会赴约,但是在生日宴上,有个同级的女生会提到关于她的事,何林这个脾气直,做事不经过大脑的白羊座死直男,直接在那个女孩子出门上厕所的时候,把人家堵在厕所门口,威胁人家说以后再听到她骂沈小婷,就直接动手教她做人。

可人家女孩子哪里是吃素的,直接打了电话给自己的男朋友,让男朋友带人来堵他们。

打架的时候何林倒是没受伤,但是后面对方人多,他只能走为上计,结果翻墙的时候没注意,从墙头摔了下来,把腿摔骨折了。

这些事情当时的沈小婷是不知道的,她还因为班里少了一个混混作风的学生而松了一口气,后来从何林的朋友那里知道了这件事,却已经没有办法弥补了。

所以,再给沈小婷一个机会的话,沈小婷会直接阻止何林去参加那场生日宴。

4

虽然何林对沈小婷的做法存疑,但沈小婷却是铁了心要阻止何林,趁着前面那些人不注意,沈小婷拉起何林的手就把他往另外一个方向拉。

何林只是起初的几步被她拉着走之外,后面便调整步伐跟着沈小婷一起跑。

沈小婷敢拉起何林就跑,因为一开始她就知道,何林会跟着她走,按照之前的时间线推测,这个时候的何林,已经喜欢上了沈小婷。

天气炎热,沈小婷虽然没有跑多快,但还是出了不少汗,一直牵着何林的那只手更是粘腻,所以一跑到肯德基的门口,沈小婷就猛地甩开了何林的手,然后从包里掏出纸巾擦拭自己手心和额角的汗。

何林方才还真真切切感受到女孩若如无骨的手被自己握在手心,这会突然被甩开了,有点怅然若失。

好在沈小婷擦了自己的汗水之后,还记得递给了何林一张纸巾,何林这才没有觉得自己被彻底抛弃。

17岁的沈小婷的日记里,有提到过自己想和喜欢的男孩子一起去吃肯德基的情侣款冰激凌,但那个时候她被校园里的洪流冲击得自身难保,好好生活下去本身就成问题,哪里还有更多的精力去满足自己的少女心。

17岁的沈小婷不能完成的事,27岁的沈小婷来替她完成。

沈小婷抬头看了一眼肯德基的招牌,客人推开门,炸鸡肉的味道卷着空调冷气融化在炎热的空气里,她微微蹙眉:为什么17岁的她会对这种东西充满了憧憬。

她摇了摇头,努力说服自己现在才17岁,有些不能理解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回头看着身后的何林:“走,姐姐带你去吃冰激凌。”

何林嘴角一抽:“你占谁便宜呢,我可比你大了好几个月。”

对于17岁的沈小婷来说,何林是个气场特别强大的家伙,仿佛多看一眼都会惹祸上身,但对于27岁的沈小婷来说,何林就是个小屁孩,沈小婷在商场打混了那么多年,阅人无数,还怕治不了这个小崽子吗?

不管何林怎么说,沈小婷直接扯着她的衣领把他拉了进去,走到点餐台前,眼皮都没抬一下便大手一挥:“给我来一份情侣套餐。”

何林听到‘情侣’这两个字,瞳孔猛地睁大,一脸见了鬼似地看着她。

沈小婷点完餐之后拿到小票之后就又拉着何林找到位置坐下,她坐下之后又习惯性交叠着双脚,身子往后一靠,俨然一副大佬坐姿。

这是27岁的她常有的动作,穿着干练的职业装,踩着细高跟鞋,在会议上杀人于无形,优雅又知性,但作为17岁的沈小婷,做出这种东西,就未免显得有些痞气了。

她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连忙把脚收了回来。

“沈小婷。”一直关注着她的何林突然开了口:“你最近有些不对劲了。”

从前几天在厕所门口突然壁咚了他开始,沈小婷就一直不对劲了。

之前她都是唯唯诺诺的样子,大老远看见他都会下意识躲避,他只有交作业的时候才有机会靠近她,但现在沈小婷却突然送上门了,何林欣喜之余,又觉得不对劲。

她是沈小婷,但不像是他熟悉的那个沈小婷。

沈小婷当然知道何林指的不对劲是什么意思,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10年前的自己身上,但是就像她那次跟催眠师说的,要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那么软弱,所以,她并不想在何林面前装出自己之前的那副性格。

闻言,她直视他,“不是不对劲,只是突然幡然醒悟,觉得自己不能再像之前那样窝囊了,我要是能自己保护自己了,你不就可以少惹一些麻烦吗?”

何林一顿,原来沈小婷都知道啊,班里的那些女孩子之前因为争夺班级职务的原因,便处处针对沈小婷,虽然她们报复沈小婷的方法就是扔掉她的习题集,偷别人的东西再放到她包里误会她,有些幼稚,但对沈小婷的危害却是奇大的,何林好面子,也没有理由当面去帮她,只能暗戳戳替她找到被扔掉的习题集,或者找出监控让大家知道东西是谁偷的。

但是他也不能做到面面俱到,有时候她们会直接把沈小婷叫到厕所动手,他就管不了了。

他一直都是暗中在做这些事,别就连他身边的朋友都不知道他在做这是事情……可沈小婷怎么就知道了这件事。

或者,是因为她知道了这些事,所以对他的态度才有所转变的吗?

5

何林虽然诧异沈小婷的性格大转变,但总的来说利大于弊,就欣然的接受了她的主动靠近。

沈小婷装年轻装得虽然有些不自在,但好在那个时候的自己社交圈子并不广,除了李晶晶跟何林比较难应付之外,别人基本上就没有发现她的改变。

她的成绩一直很好,虽然一直饱受校园霸凌的苦,但后面还是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知名学府,上课的时候她单手托腮,百般聊赖地听着老师在讲解那些千篇一律只改变了其中数据的题目,夏日午后烦躁,她实在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她走到走廊透气,就听见走廊的另外一边传来喧闹。

她下意识转头,就看见那个穿着蓝白色校衫的俊朗少年拿着一个文件夹朝她走来。

沈小婷看见他的那一刻,瞳孔便骤然瞪大,她下意识伸手,想用指尖去碰自己耳朵后面的烫伤,但触手之处,肌肤光滑,这才猛地想起来,这个时候,她的伤疤还没有。

李星杰走到她面前,看见她在发愣,便笑着在她眼前挥了挥手,道:“中午没睡好,下午犯困了吧?我请你喝可乐,让你提个神。”

“啊?哦。”沈小婷呆愣了半晌,才木讷道,她跟在李星杰身后下了楼,下一节课是自习,加上她最近有个比赛,老师也就放任不管了。

她走到一楼的空地,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一个回头,果然看见了正在走廊边缘,用冷冷的目光看着她的莫容冰。

李星杰是学生会主席,成绩优异长相帅气,是老师眼里的香馍馍,女生眼里的白马王子,莫容冰起初想当班长这个职务,就是为了接近李星杰,谁知道这个职务被沈小婷截了胡。

那么多女生眼里的男神,偏偏跟沈小婷走得近,无形之中就给沈小婷招来了很多祸端。

17岁的沈小婷正在念高二,正在准备一场奥数竞赛,要是能在竞赛上拿到好的名次,便可以保送名校。

而学校里只有两个人能够参加这个比赛,就是李星杰跟沈小婷。

沈小婷坐在凉亭里,手里握着李星杰给她买的可乐,冰镇的可乐跟燥热的空气接触,罐身冒了水珠,把沈小婷的手打湿。

李星杰正拿着册子在跟她说什么,但沈小婷却听不进他说的话,直到李星杰喊了几遍她的名字,她才反应过来。

“不好意思,刚才你在说什么?”

李星杰看了看她的脸,有些担忧道:“感觉你不在状态,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不会参加竞赛的。”沈小婷突然道:“所以可能要你一个人准备了。”

她说完,便跟李星杰道了别,不顾还处于诧异状态的李星杰,站起来就走了。

走了几步,她停住脚步回头,冲他举了举手里的可乐:“谢谢你的可乐。”

沈小婷实在不想回教室,教室里实在闷热,后排的男生又拿着辣条到教室来吃,那气味实在销魂,她开了可乐,一边喝一边在校园里乱逛,17岁的身体带着27岁的灵魂在学校里故地重游。

走到篮球场的时候,篮球场上正有几个男孩子在打篮球,沈小婷还没认出里面的人都有谁,其中一个男生接到球之后,便故意把球往她这边扔。

圆滚滚的篮球砸在她面前的地板上在猛地弹起,虽然没有砸到她身上,但还是把她给吓得花容失色。

她手里的可乐洒了出来,她往后退了几步,愤然抬头去找那个害她吓了一跳的罪魁祸首,便看见穿着红色球服的何林朝她跑过来,还笑得格外欠扁。

何林跑过去把球捡了回来,冲她道:“这不是上课时间吗,沈大班长怎么还在外面溜达啊。”

沈小婷把洒得差不多的可乐罐抛进了旁边的垃圾桶,直视何林道:“你不也是在外面溜达吗,再说了,你觉得老师会罚你还是罚我?”

何林啧啧两声:“你竟然滥用私权。”

沈小婷双手环胸,眉毛一挑:“等你走到我的职位,能跟我平起平坐,才有资格来评论我做事的是非。”

这是27岁的沈小婷训斥自己手底下那群不安分的人常说的话,现在被她说出来,明显气势不够。

沈小婷看着自己眼前的何林,又想起方才在凉亭里的李星杰,当初的沈小婷喜欢的人,是成绩优异,斯文帅气的李星杰,所以知道能跟李星杰一起参加竞赛,便雀跃不已,压根没想过那样会有什么后果。

她又下意识伸手,想去碰自己耳朵后面还没有的烫伤痕迹,还没触碰到,何林就突然上前一步拉住她的手。

“发什么愣啊,竟然都出来了,就不要回去上课了,来,我教你打球,老师不都说了,只会学习不懂运动的人是用材嘛。”

何林的手出了汗,打球的时候不可避免把手弄得脏兮兮的,沈小婷被他拉住的时候,却觉得心口一跳。

何林是唯一一个在她坠入深渊的时候,伸手拉住她的人啊。

6

沈小婷高中的时候,对何林几乎没什么好感,觉得他就是一个不学无术,仗着家里有点钱就在学校混生活的富二代。

平时遇到她也是避之不及。

后来出了事,她才知道原来一直凶巴巴的那个人,却是对她最好的。

她耳朵后面的烫伤是莫容冰找人拦住她然后用烟头烫的,要不是她反抗,烟头就要烫在她的脸颊上,虽然后面何林赶到了,伤疤却也留了下来。

因为被莫容冰拦截,她错过了参加竞赛的时间,那个时候的她还惋惜说,自己不能跟李星杰一起参加比赛了。

后来才找到,莫容冰是听了李星杰的话才来拦截她的。

她的奥数成绩一向要比李星杰好,要是她去参加比赛,能拿到好名次的人就是她,出了事后,成功拿到保送名额的李星杰来道歉,说自己只是让莫容冰拦住她,没想到他们会下手这么狠。

沈小婷当时的少女心啊,噼里啪啦碎了一地,李星杰是她遇到的第一个渣男,也是唯一一个。

而何林那个小崽子……默不作声地喜欢着她,暗地里保护她的那个傻小子,却得到了最坏的结果。

在她被烫伤之后,何林便鼓起勇气跟她告白,可她却在犹豫。

犹豫的原因有很多。

比如她刚刚喜欢过李星杰,却被伤害了。

比如她对何林还不是很熟,怎么就跨过了互相了解这一个程序,直接谈恋爱呢。

又比如,她准备上高三了,想好好学习,想离开现在生活的这淤泥一样的环境。

……

诸如此类的理由一个叠加着一个,所以在何林跟她告白的时候,她在犹豫。

莫容冰烫伤她之后,被学校勒令退学,自然见不得她好过,知道何林跟她告白之后,便偷了她的手机给何林发消息,说在七夕节的时候到商场的餐厅等她。

何林那个二傻子真的去了,没等到沈小婷,却等到了警察抓捕杀人犯。

丧心病狂的杀人犯持刀挟持人质,按何林平时打架斗殴的身手,是绝对不会遇到危险的。

可是,他还是出了事。

后来看监控录像的时候,才发现,在那个持刀的杀人犯冲向角落的一群女孩子时,何林冲了上去。

因为角落里有个女孩子身形跟沈小婷很是相似,还穿着一件跟沈小婷一样的连衣裙。

而沈小婷原本想着,在第二天的时候,就去跟何林说清楚,说自己现在还不想谈恋爱,但是,等他们一起上了大学,就可以了。

因为她认真想了好几天,发现自己真的有那么一点喜欢他。

但是啊,都来不及了。

沈小婷当时就在想,要是自己不喜欢何林,或者发现自己喜欢何林的时间早一点,事情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如果她不喜欢何林,估计就不会在他去世十年之后,还走不出当时梦魇一般的困境。

如果她早一点发现自己喜欢何林,是不是何林就不会死。

可是,没有如果,何林还是去世了,她也因此内疚了十年。

没有早一点答应何林,成了她未来十年最后悔的一件事。

要是上天在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会在何林告白的时候,就直接抱住他。

说,好的呢,我也喜欢你喜欢到不行,所以你不用在七夕节的时候去商场等我,也不用为了去救那个跟我身形相似的女孩子而失去了性命。

7

沈小婷主动退出奥数竞赛,少不了被父母跟老师一顿训,但训完了也就完事了。

她想着竞赛那天自己就呆在家里不出来,就不会遇到莫容冰她们了。

可人算不如天算,她退出了竞赛,本以为就会安然无事,可没想到莫容冰会在其他时候因为别的事来拦截她。

那天放学回家,就有两个女生拦住了她,把她往小巷子里面带。

莫容冰正抽着烟,看见她来了,便用手指夹住烟,蔑视地扫了她一眼,嗤道:“看了平时对你的‘照顾’还不够,竟然跟李星杰走得那么近,看来不教训你一下,你就不会知道李星杰是谁的。”

沈小婷忍她们已经忍得够久的了,想着虽然自己回到了现在,但还是不能太过改变之前的事,所以在她们面前还是一副好欺负的绵羊模样,但她已经千躲万躲了,她们还往面前凑,沈小婷有些忍不住了。

听到她这么一说,沈小婷懒洋洋地抬眸扫了她一眼,道:“喜欢李星杰就去追啊,你要是让他喜欢上你了,就不用这么劳心劳力地来围堵跟他走得近的女孩子了。”

沈小婷平时对她们都是惟命是从,连直视都不敢,虽然她们也察觉最近这段时间的沈小婷有些不对劲,但现在被沈小婷这么直面怼着,还是万分诧异。

莫容冰顿了顿,才找回自己在沈小婷面前的气势:“我想怎么样你管得着吗?”

“你想怎么样我是管不着。”沈小婷的视线定格在莫容冰手里的烟头,只觉得当时烟头躺在她皮肤上的炙热疼痛感历历在目,她的眉头越发紧凑,语气生硬冰冷:“但是你们想对我怎么样,那就不行了。”

沈小婷的目光扫过身边的几个人,暗暗计算着自己有几分把握可以安全脱身,虽然自己平时有去健身房,也找了拳击教练学过拳击,但是对方人多势众,这胜算还是有点悬。

时间线改变了,也不知道何林什么时候能过来。

她正发愁,余光却瞟到何林的身影出现在了莫容冰身后的楼梯上。

那个楼梯是直达身边的马路的,但因为巷子偏僻,出于安全考虑,很少有人会选择走这条路。

但此刻何林却从上面从容地走了下来,走到一半的时候便停了下来,他坐在台阶上,冲着沈小婷挑眉一笑,痞气的笑容让沈小婷好气又好笑。

莫容冰一行人也发现了他,莫容冰回头,看着何林道:“何林,你怎么会在这里?”

何林耸耸肩,冲她一摊手:“如你所见,路过。”

他家在另外一边,这路得也太过了吧。

莫容冰还想说什么,何林却伸手指着沈小婷,道:“她还得帮我做作业,估计不能陪你们玩了。”

说着他就朝沈小婷招招手:“过来。”

沈小婷:“……”

他喊狗呢。

虽然很不情愿,但沈小婷还是越过莫容冰她们朝何林走去。

莫容冰虽然路子比较野,但也不敢直面反抗何林,虽然不服气,但还是转身走了。

沈小婷走上前,站在楼梯的台阶下,仰头看着何林。

何林站了起来,转身往上走,

莫容冰她们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沈小婷看着何林的背影,心口突然涌上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她叫住了他:“何林。”

“嗯?”何林回头。

沈小婷深呼吸一口气“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8

沈小婷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前的催眠师的办公室里柔和的白。

她的眼泪凝结在睫毛上,她缓和了许久,才把胸口的一股浊气给吐了出来。

催眠师坐在一帮的转椅上,看了她一眼,笑容温和:“醒了?睡得怎么样?”

这种大梦初醒的怅然若失过于压抑,沈小婷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才缓缓道:“我做了一个梦。”

“噩梦?”

“美梦。”沈小婷道:“一个弥补了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的美梦。”

催眠师笑而不语。

沈小婷是来治疗失眠的毛病的,她美美地睡了一觉,从催眠师那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夜里有风,她站在门口的时候,头发被吹散,她身上想把被风吹乱的头发别到耳后,手指触到耳后的肌肤,她猛地一个激灵。

她伸出手去摸,又不太确定,拿出手机对着自己耳朵后面的皮肤拍了一张照。

诧异地发现,烫伤没有了。

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从脚倒流只脑门,她险些在门口摔倒,慌慌张张地往回跑,跑到刚才催眠师的工作室,推门冲了进去,但迎上来的催眠师却不是自方才见过的那个。

她冲进工作室了找,跟工作人员一个个比划刚才接待自己的那个催眠师,但大家都表示,他们工作室没有这个人。

那到底是梦?

还是真实发生了的事情?

沈小婷翻出手机,没有在通讯录上找到何林的联系方式,她问了身边的人,包括李晶晶,可大家都说,已经十年没有见过何林了。

所以,只是她的烫伤没有了,其他的都没有改变吗?

沈小婷请了几天的假期,从催眠师那里回来之后,就在家里安养了几天,这才回公司去上班。

工作可不体谅她身体刚好,一回到公司,一个大单子就朝她砸了过来。

公司要跟一家跨过公司做项目,她被派出来跟那家公司接洽。

又是饭局。

沈小婷很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推掉了跟李晶晶的闺蜜局,把自己装扮成金刚不坏的职场女强人,再一次为了公司的和平出站。

她们公司的人先到了吃饭的地方,临危正坐地等了近半个小时,那些人才姗姗来迟。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首先推开门,沈小婷站起来迎接,堆起来的笑容还没有达到最佳的角度,她的笑容就凝固了。

中年男人的后面还有一个青年男子,银灰色西装加身,身材挺拔精瘦,英气的眉眼间依稀还可以看见那股熟悉的年少戾气。

沈小婷的助手正准备引荐,沈小婷却已经猛地扑向前,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一把抱住了眼前的何林。

从催眠师那里回来之后就一直飘忽不定的心终于落了地。

他还活着!

何林一进门,还没来得及在里面找到自己想找的那个人,就看见一抹纤细的身影朝自己扑来,温香软玉在一瞬间扑了满怀。

何林笑着拥住了她:“这么多年没见,你怎么还是这么热情啊。”

沈小婷已经顾不上其他了,把脸埋在何林的怀里使劲地蹭,眼泪不要钱似地往下掉。

“何林,何林。”她语无伦次地喃喃道:“你还活着,太好了,何林,我好想你,你你……我们去结婚好不好?”

沈小婷语不惊人死不休,饭局上的人呆愣着看着这一幕。

何林却无奈地笑了笑:“这恐怕不行……”他顿了顿,又道:“我的户口本还在家里。”

时间线被改变,何林没有丧生于杀人犯挟持,沈小婷变成了告白的那个人。

可事情被改变了,自然会在其他地方补回去。

在沈小婷告白的第二天,何林便出了车祸,之后便忘了沈小婷,一直听从家人的意思呆在国外。

直到最近,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梦见自己跟沈小婷告白失败,梦见自己死于杀人犯挟持,沈小婷悔了十年,也想了他十年,终于,她回到了十年前,找到了十年前的他,一步步把他从深渊里拉了回来。

虽然忘了她十年,但至少,他还活着,还能来找她。

如果给沈小婷一个回到十年前的机会,她一定会好好抓住何林,早一点认清自己,早一点发现自己是喜欢何林的,然后紧紧地抓住他,一直走到余生。

她的这一生,有过欣喜,有过不安,有过委屈,有过绝望,也有过遗憾。

有些事她悔了十年,但好在,曾经在生命里叫嚣着的,阻碍着的,都因为何林的存在彻底翻了篇。

她回到了十年前,找到了那个爱她的白羊座少年。

从今以后,她不会再让自己后悔。(作品名:《回到十年前找白羊座的少年》,作者:三月桃花雪。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ecrpl.com/zhuangshi/42050.html
(本文来自广域混流整合文章:http://www.ecrpl.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睡眠 李晶晶 跳槽那些事儿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ecrpl.com ©2017 广域混流

广域混流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