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域混流
当前位置:首页 - 雾霾 >

警告!1、不能在吃饭的时候读此小说!2、不能戴着眼镜读此小说!

2019-06-09来源:海南视窗


当一切看似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时,我们还可以信仰真和善、公平和正义、仁慈和怜悯

——杜骏飞


小说目录

7《众里寻金千百度》——陆怡71341班


《众里寻金千百度》颠覆原作,幽默搞笑,令人喷饭,百转千回,令人大跌眼镜,“金”字暗藏玄机,让人暮然回首……

唐朝时有个弘农县,也就是如今河南省三门峡市灵宝市一带。弘农县麻雀虽小,却也五脏俱全,县长姓李,是个秃头,三十岁才得了一位千金。八月十五这天,李夫人在里屋生产,痛的呼天抢地大骂李县长:李铁柱你这杀千刀的秃驴,等老娘出来,非把你那第三条腿打折了先。李县长顾不得夫人的骂,激动的秃顶直冒热气。顺手抄起桌上的李子啃了一口。嗯?这李子还挺甜。话音刚落,千金呱呱落地。于是老来得子的李县长便给宝贝女儿取名李子甜,小名小兔子。李县长把这女儿当成中秋下凡的玉兔,真真是捧在手心怕掉咯,含在嘴里怕化咯。

李小姐长到了十五岁,从没出过李府,众人也未曾见过李小姐生的什么模样。到了该出嫁的年纪,常言道:一家有女百家求,何况是县长的女儿。再说有一晚,一个贼人在李府,亲耳听到李县长说什么咱们家这座金矿,万万不能被贼人惦记上。于是坊间一直有传言,说李县长家有座金矿,得李小姐者得宝藏。且李小姐八字同时带天月二德,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旺夫命。于是纵使李县长要求男方入赘,提亲的拜帖仍是络绎不绝。见着提亲的人里有这么多优秀的年轻人,李县长虽不太明白因由,却乐的合不拢嘴,千挑万选后,李长官终于敲定了四位候选人,这四位候选人分别是:江南珠宝富商之子金宝宝,东北皮草协会会长之子刁有茅,河南省土地局局长之子田伴农,以及新科武状元卢相运。说来也巧,这四个也相识的,都彼此知根知底儿。

到底选哪个好呢?李县长脑门锃亮,嘴上蓄着两撇八字胡,手上盘着天竺十二瓣金刚菩提,对着四份媒人送来的镏金拜帖眼睛滴溜溜转来转去,最后揣着四份拜帖,提着自己绣着鸳鸯的青菜色的七品龟甲双巨官服裙摆,一溜烟儿小跑到书房里问宝贝女儿的意见去了。

书房里一片碧绿,桌子,椅子,书架,门框,竟然处处都是竹子做的,竹窗上雕着象征太平有象的大象和宝瓶,窗外翠竹交相掩映,李小姐对着窗户,正在悬空作一副墨竹图。“小兔子!小兔子”李县长冲进书房,顺手带翻了门边的一盆兰草。“你这秃驴遇着什么事了,这样慌慌张张,我这明明是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小兔子小兔子,不知道的听了,还以为你这老秃子生了个小秃子呢!李夫人正坐在书房上喝茶,对着李县长劈头盖脸便骂。

 李县长听了这话翻了个白眼,也不管李夫人的叫喊,就把自家老婆连人带椅子挪到一边,然后在桌上摊开四份拜帖,跑到窗边凑近女儿柔声说道:宝贝甜甜你看看你老爹我帮你选的四个男孩子,看哪个中?李小姐并未像一般官家小姐那样挽着高高耸起的发髻,而用一支竹杆毛笔把头发随意挽了个髻,左手端着砚台右手蘸墨,头也不回道:老爹,看拜帖有什么用,哪个不是把自己吹的天花乱坠的。要按我的意思,下个月正好是八月十五女儿的生辰,把您看中的那四个都叫来赴宴,到时候女儿看中了哪个,当晚成亲便可。

李县长和夫人听了,拗不过女儿,于是吩咐下人送请帖请众人赴宴。

这四个候选人收到了请帖,大受鼓舞,都觉得李家是看上自己了。于是都卯足了劲打扮自己,备置礼物,就想在生日宴上出风头,放光彩,抱的美人归。

八月十五那天,四位候选人带着礼物纷纷赶来,阵仗之大,引得整个弘农县的县民都出来围观。只见为首的那个,身型似个冬瓜,腰间挂一圈玉佩,穿一袭白衣,背上绣了个大大的金字,正是江南首富之子金宝宝。金宝宝走几步路就要回头看看,众人顺着他的视线望向金宝宝的礼物,竟是一颗一人高的摇钱树!那摇钱树以血红血红的和田玉为树身,以手掌形状的金条为树叶,以鸭蛋大小的夜明珠为果实,全身又镶嵌了无数颗五色宝石,以北海珍珠为泥土,放在铺满白色天鹅绒和红色真丝绸缎的景泰蓝雕牡丹银盒子里,用十六个壮汉抬着。摇钱树金光闪闪,吸引了无数鸟儿站在玉枝上,站不下的鸟儿便排成一排跟在后面飞,抬树的十六人每走一步,树上的金条叶子便相互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再看跟在金宝宝后面的那人,长一双倒三角眼,竟穿着一身紫色貂皮大衣,脚踏一双紫毛靴子,活脱脱一只紫茄子,热的满头大汗就是不肯脱,用一把毛绒绒的扇子不停的扇着。机智的市民猜到他是刁有茅了,只见刁有茅后面跟着四个人,也抬着东西。一看,是一件黑白虎纹大麾披风,竟是剥了一整只东北吊睛白额大虫,虎头当帽子,虎目大睁,森森的白牙还留在虎头上,虎身当披风,上嵌六十六条白色狐狸尾巴,看着十分骇人。第三个年轻人一张娃娃脸十分可爱,两侧各有一个仆人搀扶着,原来他带着一顶大乌纱帽,穿着一身极不合身的绛红色绫罗印孔雀官服,走一步便提一下下摆,扶一下乌纱帽。人群发出笑声,都认出是田伴农穿着他爹的官服来了。再看跟在最后的,是两个仪表堂堂的青年男子,像是结伴而来的,一位是锦衣公子,身长两米,方脸,一把长须乌黑油亮,似流苏般垂于胸前。当真是英俊魁梧,气度不凡。比他稍矮的那位则穿着普通的粗布澜袍,但面如白玉,唇似涂丹,只是原本胜似潘安的容貌,左眼上确有一道闪电似的伤疤,人群里相继发出叹息,这位公子却像听不到似的,只保持着笑容,摇着一把古怪的折扇,扇面画翠竹,只画了一支。就是这姿色不一的几人,排成一路浩浩荡荡向李府出发。

到了李府,只见四个厨娘,个个人高马大,正金刚似的两两立在门边。四个厨娘前面站一个挽着丫鬟发髻的小巧身影,身型婀娜,抬起头来却将众人吓了一跳,那丫头嘴唇如香肠,两颊带雀斑,左眼下还有一块大黑痣,痣上长两根长毛。打头阵的金宝宝冲在前头正踏上大门台阶,那丑丫头猛的抬起头来正对上金宝宝,金宝宝吓得往后一仰,跌撞到摇钱树,荒啷环啷把鸟雀全惊飞了。丑丫头也不惊慌,只是香肠嘴弯弯笑,说道:各位公子远道而来像我家小姐求亲,实在有心了,请先随我进客厅喝杯茶,老爷随后就来。说完欠欠身,引五人进了客厅,砌茶上座后,众人都落座后。县长穿一身青菜色澜袍来了,众人站起来向李县长问好,由一一作了自我介绍。李县长默默在心里记下了这几人:白衣冬瓜金宝宝,紫毛茄子刁有茅,圆脸小伙儿田伴农,两米武状元卢相运。还有陪状元来,凑热闹的刀疤小帅哥陶严。

话毕,李县长喝了口茶清清嗓子说道:你们四位都是青年才俊,但我女儿只有一个分不了四份,今天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夫人已去裁缝铺拿喜服,中选者乘着今晚良辰吉日便可拜堂成亲。只是且先不论家世名利,想做李府的姑爷,也是不容易的,第一点,吃喝嫖赌的恶习就不可有,若有的,及早请回吧,听闻四位相熟,欢迎互相检举揭发,少一个对手,你们就增加一份娶我女儿的机会哈哈哈哈。众人一听,都愣住了,一时间堂上寂静无声。半晌,刁有茅道:听说大人家有金矿一座,得李小姐者得宝藏,不知真假?刁有茅一提这个话题,其余人表面不动声色,实际都竖着耳朵听。只有田伴农瘪着嘴嘟囔:皮草暴发户,俗,俗。刁有茅装没听见,继续追问道:纵是没有,我等真心求亲,也并不在乎,只不过想问问,还望大人满足这点小小的好奇心了。李县长听了,眉毛一挑,笑的古怪:呵呵,可不是如此。

刁有茅得了县长一句话,当下振奋起来,正要说些自夸的话,金宝宝突然大喊一声:亲丈人哎!我要举报刁有茅!哦?李县长放下茶杯,饶有兴味。金宝宝继续道:刁有茅为人好色至极,时常流连东北的风月场所,还有怪癖,必点五个姑娘!说着就窜到李县长面前伸出一只手开始数,这五个姑娘,一个给他亲嘴,一个给他捶肩,一个给他捏腿,一个给他端茶,还有一个,给他拨蒜!刁有茅听了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箭步就拎着金宝宝的领子从李县长身边拉开,提起来就是两计响亮的耳光,气急败坏的大骂:你这穿心的烂冬瓜肚里生蛆,真是坏透了,我在我们东北那疙瘩不知道多少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哭着喊着要嫁给我,还用的着去风月场所?做什么诬陷我!有本事拿出证据来!金宝宝被揪着领子悬在空中,啪啪被打了两个大耳光,脸肿的老高,越发像个冬瓜,想打刁有茅,却碍于手短打不到,被打急了脱口就叫嚣:干什么打你老公!刁有茅答:教你认得老婆!我看你这金冬瓜口边奶腥未退,胎发犹存,还是快给我死滚,回家吃奶去吧!金宝宝冷笑一声,说:证据?你是哪路货色我还不知道?你这不成器的畜生,我到东北勾栏院,十次倒有九次见你。刁有茅仰天一笑:这等说来,你还多我一次,反倒骂我?李家众人听了,哄堂大笑,田伴农笑的歪倒,帽子都掉到了地上,李县长直挠脑门,卢公子笑呛了在咳嗽,陶公子也连带笑意连连摇头,丑丫头笑的趴在厨娘身上直喊肚子疼让厨娘给揉肚子。李县长捻着唇边一绺八字胡哈哈大笑,对金刁二人道:李家确实有座金矿,我三十得女,这宝贝女儿可不就是李家的宝藏?又转向一边朝丑丫头说道:小...李子,你看,叫几位婶婶拿两个红包,送几位公子回去吧。丑丫头应了声:得嘞。便朝厨娘打了个眼色,于是左右各上来一个厨娘,将金宝宝和刁有茅架开,两人脸涨的通红,互不相让恶狠狠盯着对方,听闻李县长一番宝藏论,都自知丢脸,招呼都不和李县长打一声就径自走了,出门后两人又打了一架,这一架从街尾打到街头又打到县大门口,后来说书人里的一出:冬瓜宝宝大战茄子哥哥,便是从这儿来的了。

送走了金宝宝和刁有茅,剩下二人分别拿出礼物,田伴农送了一套四书五经加女训,卢相运送了一套宫廷御用胭脂水粉,陶严则笑嘻嘻拿出一支桂花枝。因他未曾求亲,众人也就没当回事儿。李县长摸着秃头问田伴农:小田啊我和你爹是旧识了,你爹最近咋样啊。田伴农拱手作揖,恭恭敬敬的答道:回李大人,家父最近身体抱恙,幸得圣上垂爱,赐御医诊治,今已无恙,得大人所顾,不胜感激。''李县长听的头大,说''行了行了,别文邹邹的,好好说话''''哦,他前些日子得了痔疮,皇上让医生给切了,最近在家养着呢。哈哈哈,田老头得痔疮哈哈哈哈,那你怎么把你爹的官服穿来了?田伴农尴尬的扶了扶帽子,嘟囔道:我爹让的。''想是你爹怕你老实被人欺负,想给你撑撑面子。''说完便吩咐下人摆席,共进午宴。期间卢相运笑着对陶严附耳说道:看来是个妈宝。陶严小声回道:看田公子一心读圣贤书,田大人有这样的担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宴席摆好,众人落座,桌上五菜一汤一点心一主食,李县长道:都是当时寻常人家吃的菜,生切鲈鱼片,蒸野猪肉蘸蒜泥,烤鸭蘸椒盐,还有大家常吃的烤秋葵和炒大白菜,汤是葱花蛋汤,,点心是麦芽糖,因为是中秋,主食当然烤了胡饼。哦,对了,这鱼是小女钓的,野猪是小女猎的。

话音未落,田伴农便嚷了:什么?女子垂钓打猎?不妥不妥,内外有别,女子应当三从四德才对,女子打猎,不就像母鸡打鸣,是国家不祥之兆啊。李县长摸了摸头不答话,旁边的丑丫头突然出声问卢相运和陶严二人:二位公子也这么觉得?卢相运朗声对李县长说道:田公子真是杞人忧天,垂钓打猎这些运动可以使女子健硕丰腴,在下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况且我是武状元出生,小姐喜好运动,正好和我有共同话题,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陶严则是翩翩公子的笑对田伴农说:田公子,你这可是到李府求亲来了,老一套的三从四德可得换新啦。''请陶公子赐教,何为新呢。陶公子不慌不忙道:老婆出门要跟从,老婆命令要服从,老婆讲错要盲从,老婆梳妆要等得,老婆花钱要舍得,老婆生气要忍得,老婆生辰要记得。话毕,引的众人哈哈大笑,李县长更是竖起大拇指对陶严道:陶公子所言,竟然总结出了我几十年的对敌经验,高,真是高。来来来,吃菜,吃菜。

席间觥筹交错,一顿饭吃的也是其乐融融,只是吃饭的时候卢相运不小心将汤汁滴到陶严的扇子上毁了扇面,惋惜之时,丑丫头拿了去,只一会儿便重新画了一幅扇面,不但画的一模一样,还添了一轮明月与几片流云,美其名曰: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陶严自是感激不尽。饭罢,李县长叫人抬来了文房四宝,道:几位贤侄,我这里备了文房四宝和一道题目,你们拿了题随意找地方答,一炷香后给我。到了迎亲时辰,一切便知晓了哈哈哈。

于是两人各自拿了题,交了后便在厢房里歇息。

唐朝人家迎亲,往往是在黄昏,等到了落日西斜,卢相运房里突然涌进来四个厨娘还有两个丫鬟小厮,捧着喜服头冠还有大红花进来了。齐喊:请新姑爷洗漱!原来卢相运的答案被李小姐看着,说:这才是与我相配的男子。于是李县长得了令,高高兴兴的吩咐下去,家中的仆役丫鬟齐动手,只一会儿功夫便把李府布置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除了内堂,宴席在府外还摆了几十桌。李县长邀请了全县吃酒,还不要贺礼,不吃白不吃!一时间,全县人几乎都到了李府,李家门槛几被踏破咯。众人在李府见了卢相运,都仰着头感叹,说李县长好福气,得了个像关羽一样的乘龙快婿。

一时间鞭炮齐放,喇叭唢呐齐响,呜哩哇啦,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只见卢相运一身红彤彤的喜服,似一根红筷子插在饭碗里般,被拥簇在众人间,正从大门向喜堂走来。陶严则仍穿着来时的那身粗布衣服,李夫人见了,抱歉道:此番匆忙,招待不周,要不先借件老爷年轻时的衣服给公子?陶严摆摆手:不用不用,多谢夫人,今日李府大喜,只要新郎官够帅就行,我等不用在乎哈哈。李夫人听了,觉得这个后生随和潇洒,心下也生出几分欣赏来。陶严又道:对了,夫人可见到今早领我们进门的那位小李子小姐?李夫人不由捂嘴笑问:公子问他做什么?难道看上那丫头了?不嫌她貌丑吗?陶严也不解释,只说,如果可以,希望夫人能给我引见。李夫人听了呆住,半晌叹了口气说:怕是有负公子所托了。陶严听了,便不再追问,拱手与夫人相互道别,找卢相运去了。

话说从元代到唐代以来 ,稍微有头有脸的人家,都是非常重视婚姻大事的。举办婚礼的时候,众人从亲朋好友间,选些熟悉礼数,仪表堂堂又声音响亮的人当作伴郎伴娘。伴郎伴娘相互应和,这个唱:一拜天地,那个就应:二拜高堂,最后齐声道,夫妻对拜。所谓的对拜可不是头对头,而是女方先摆,男方再拜,于是才礼成。这边刚说完,县长夫人激动的眼泪涟涟,那边李县长也掖着袖子擦了两下眼角。众人将新人送入洞房,只留下几个年轻人闹洞房。入洞房前有志趣相投的问卢公子:万一新夫人是个丑相,卢兄打算怎么办。卢公子哈哈大笑道:只要不是像母夜叉那样吓人,我都将李小姐当做天上的仙女一般宝贝着。若是李小姐丑的像粪坑的石头呢,那我将待小姐如手里的明珠。若小姐手足有残疾呢,那我愿为小姐的手足。众人听着,都拍马屁夸赞卢公子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儿。等到将那些闲杂人等关在门外,卢公子嘴角噙着笑,整整衣领袖子,将头冠扶正了,提起喜袍下摆,用秤砣杆子慢慢挑开李小姐的盖头一看,"我哩妈呀!”卢公子大叫一声,却是像触电一般将手中的铁秤扔了出去,虎躯一震,竟是浑身抖的像个筛子一样,连滚带爬的破门而出,奔向来时骑的骏马,用手对着马屁股乱拍一气,飞也般的逃走了。

李家几个年轻人和卢公子的几个好朋友见新郎居然跑了,都骑马来追赶他。只有陶严追上了他,马背上喊:你跑什么呀?!卢公子也不答话,只是披头散发,盯着前头双目无神,嘴里一直念叨着:妈妈救我,妈妈救我。

陶严见问不出个子丑寅卯,立刻调转马头回李府,把情况告诉众人。李县长坐在客厅里,两撇胡子往上飞气的要炸,直把那黄花梨的椅子拍的邦邦作响,大喊:成何体统!成何体统!。李夫人脸色煞白,也坐在堂上不做声。众人在客厅外围成一圈大气儿不敢出,生怕吃了李县长正在气头上的枪子儿。偏偏人群里有个别名癞皮狗的,十里八乡有名的喜欢传闲话,不怕死的嘟囔道:定是这李小姐丑出粑粑了......李县长耳朵可尖,听的真真切切,眼见是那癞皮狗,便弹簧似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对着众人道:你们哪个说我李铁柱,我认!说我女儿丑,我偏不服!我姑娘十五年别不曾出过府,就是生的太美怕被贼人惦记,不想今日被这癞皮狗嚼了舌根,怕是到明日,李铁柱生了个丑丫头,丑丫头把新姑爷吓跑了的流言,全县的猫猫狗狗都要知道了!乘着今天大家都在,就都随我来,见见吓跑新郎官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说罢,李县长径直向新房走去,不一会儿,新房外就密密麻麻围满了人。李小姐头上还盖着红盖头,因为结婚时讲究'红男绿女'因此李小姐红衣外还罩着一件竹绿色印花广袖袍,端端正正的坐在喜床上,真是一派大家闺秀的作风。李小姐音色婉转,说话跟黄莺唱歌儿似的,几句话让众人听的是如痴如醉,癞皮狗也听的飘飘然,不自觉把头伸过去想偷看李小姐。被一个厨娘捉住,破布一般的丢到人堆里。

李县长见众人只听的几句话便这样,心上不觉骄傲,但一想女婿逃跑这事,又气愤难平,骂道:卢相运那个臭小杆子,早知道他是放鸽子的无赖,就算我女儿看中了他的答案,我也万万不会将我的宝贝女儿许配给他的!话音未落,癞皮狗又欠揍的出声道:说的好像真是因为卢公子题答的好你才把他当女婿一样,再说那题不见得就是卢公子答的。更何况,定是你这李铁柱眼睛窝浅,看中人家衣服鞋子穿的好,才将女儿许给他的!李县长听癞皮狗这样讲,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窍。挥手大喊一声:把癞皮狗这厮叉出府去!只见出来两个厨娘又一左一右,把癞皮狗悬空架起来,就要往外扔。这时李小姐出声到:先慢把赖公子请出去,选卢公子是我的意思,与我爹无关,但照赖公子的意思,答题的实际上另有其人?李县长见女儿发话,又挥手让人把癞皮狗架回来说:回来,若是说不出道道,一并打嘴!

那癞皮狗像摊烂泥似的掉到地上,揉了揉肩膀,摸了摸鼻子才说道:我方才在上茅厕,听到卢公子对一个年轻人说:陶兄不愧博学多闻,否则凭我的见识,定是写不出答案娶不到这本户口的。原来这卢公子是地地道道的溧水县农村人,但卢生高大英俊,尤其天赋异禀,力气奇大,武举考试的时候有一项就是负重,考生要背600斤米,走二十步才能中第,结果到了卢相运,轻轻松松,顺便帮旁边的考生也举了,考官们惊为天人,立马给了他第一名。然而了适婚年纪,问题来了,京城本地人素有排外意识,即使武状元身居六品,但也就算个营长,再一看卢生是农村户口,瞬间不乐意了。于是婚嫁就一直耽搁了下来,仕途也不乐观。这回听见坊间流传李县长家有座金矿,且不论真假,若真能成为县长女婿,以后升迁也是有望的,这才动了心思,花一番价钱打扮自己前来求亲。

待癞皮狗巴拉巴拉陈述完,众人皆是目瞪口呆,李县长和县长夫人皆是脸色煞白。李小姐不慌不忙的问道:那赖公子可知答题的公子如今何在?癞皮狗往人堆里一指,正是与卢相运一同前来的陶严“这陶公子被指出后合起扇子微微一笑,眉宇间说不出的风流潇洒。向前迈一步朝陶县长作了个揖,不卑不亢朗声道:正是在下答的题,但若不是见着卢公子当时情真意切的求我,就差跪下来叫我爸爸,就是把我拨皮拆骨,我也不会告诉他的。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大人要打要骂,陶某绝不反抗。李县长见陶公子虽是翩翩少年,玉树临风,但想到若不是他将答案写给卢生,今日也不会闹这一出乌龙,让自家被全县笑话。越想越气撸了袖子就想冲上去打,那李小姐却是生了颗七窍玲珑心一般说道:爹爹莫要动手,人心本就是变化的,那正在地上掏耳朵的癞皮狗叫道:李秃子别恼,既然是这个公子答出的答案,新郎又跑了,不如就顺水推舟成了这门亲事,不是皆大欢喜吗?!县长气的秃头又冒烟''你这癞皮狗嘴上粘泥,嚼了大粪的,我女儿沉鱼落雁,岂是随随便便就找个人嫁了的?'你说你女儿沉鱼落雁你女儿就沉鱼落雁啦啦?我还说我文武双全文曲星下凡了呢?

李县长听了,也不管陶严,先摆了凳子将族中长老请进屋上座,又向外扫视一圈,唤了两个厨娘将那癞皮狗从人堆里捉出来,对着劈头盖脸骂道:尤其是你这泼皮,拿爪子把脸捂实咯!别我家小姐露出美貌,闪瞎了你的狗眼!说罢,转身对着女儿,弯下腰,凑近盖头柔声道:好甜甜,快将盖头掀起来,让这些不识货的开开眼,你平日未见过这么多生人,不过莫怕,爹爹在这儿护你。话罢,只见一只玉葱般白嫩的手从大红的喜服里伸出来,小指微微翘着兰花,捏起盖头的一角那么向上一翻,将要露出真容来。众人屏气凝神,争相伸长脖子来看,霎时间都呆住了:香肠嘴,雀斑脸,大黑痣,正是早上见到的那个丑丫头!人群都惊呆了,李县长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那癞皮狗更是夸张,爬到墙边,边干呕边说:我错了,李秃头,你女儿不是丑出粑粑,你女儿是猪八戒照镜子,不是人样子!

李县长还没缓过来,人群里已经议论纷纷,却见陶严笑开了花,立刻抱拳像李县长说道:原来早上的丫鬟便是李小姐所扮,当真觉得世间上的美女千千万,拥有这般七窍玲珑心的女子却是难找,男女交往怎能只注重表面的容貌和身份呢,我看小姐画的一手好竹子,必定是有内涵有气节的姑娘,实在令在下倾心不已,现在我斗胆想向大人求亲,将小姐许配给我,我一定像对待珍宝一样爱护珍惜她。话是对李县长说的,眼睛却是望向李小姐。李小姐听着,香肠嘴微微一笑,也不答话,只是径直走到脸盆那儿,将脸洗洗洗净了。人群见着李小姐洗过的水变得通红,又变的漆黑。在看李小姐,脸蛋白白净净粉雕玉琢,莞尔一笑,竟是比三月的桃花还要美上几分。再看那癞皮狗,见到李小姐真容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此时像没有骨头一样瘫在桌子边,痴痴的望着李小姐,几乎要落下哈喇子来。

李小姐不理众人,对陶严说:金银财宝都是死物,比不上一束桂花。我垂钓打猎,您不用三从四德来束缚我,卢公子见我面丑,新婚弃我而去,您却只记得我才德兼备,要娶我为妻。您写的题目答案,更是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令我倾佩您的胸襟。公子是真正的大丈夫,是会爱真心护,尊重我这个小女子的人,我愿意为您的妻子。

'好!'人群里爆发出热烈的鼓掌,都说陶公子与李小姐才貌相当,德行相称,是真正灵魂契合的一对。''那你今年多大,家住何处,是做什么的?李夫人问道。我今年20岁,家住京城,现在是国子监的助教,一年后可转为博士。见陶严一一对答,李县长与李夫人这才放下心来,感叹好事多磨。找个好女婿,真是第一次打靶就命中,难得啊。

万事俱备,正准备重新拜堂,众人发现陶严还穿着那身粗布衣裳,可现在又没有新郎礼服了,正犯愁,李小姐脱了绿袍子递与陶严道,嫁娶时都说红男绿女,但只要心意相通,颠倒也不妨事,陶严笑笑,坦荡荡的穿了。于是当夜结成结成秦晋之好。那癞皮狗打趣道:陶公子可要记住喝完合卺酒把杯子倒过来,才能阴阳合顺,不然这辈子都要像你丈人李秃子,被老婆压咯。陶公子回到:赖兄是单身汉过日子,独一无二,怎晓得我和岳父这甜蜜的包袱呢哈哈哈,说完又是哄堂大笑,好不热闹。

李小姐与陶公子的这段姻缘看似偶然,实际上却是必然。青年才俊找对象都先讲情投意合两情相悦,如果偶然得到了这样的机缘,就一定要抓住不放,人生可没有第二次。

改编自《初刻拍案惊奇五》:感神媒张德容遇虎凑吉日裴越客乘龙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ecrpl.com/wuzuo/5749.html
(本文来自广域混流整合文章:http://www.ecrpl.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ecrpl.com ©2017 广域混流

广域混流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