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域混流
当前位置:首页 - 雾霾 >

终南山隐居5年,她的诗和远方真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么?

2019-04-16来源:猫扑体育
终南山隐居5年,她的诗和远方真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么?

引力外的生活,能伸展成想要的模样。

2014年3月,少女摄影师祥子,在终南山下发现一间废弃老屋。

老屋院中荒草摇摆,木门豁口,屋内没水没电,蛛网密布,四野没有友邻,只有松风和虫鸣,像涌动的潮汐。

祥子呆望一会,心有戚戚,跑到远处村庄打听,最后从主人手中租下院子,每年租金四五千元。

她自己运土,平地补墙,在屋内摆上书桌,给院子扎上篱笆,院外不远有一片翠竹,掩映得恰到好处。

春夏种菜,秋冬砍柴,重阳时取松针酿酒,斟一碗都是山间醉意。修篱笆时,竹竿不便砍断,她便搬出30斤重的电锯,熟练地锯竹成节。

发现小院是她在终南山第二年,入山那年她23岁,至今已在终南山生活5年。

她常年身穿汉服,笑容清淡,与村民相遇也不过点头致意。

她不看网综,不看电视剧,不看《偶像练习生》,不知道吴亦凡代言了LV。她没有面膜没有眼霜,不在意体重也从不计算卡路里。

她不觉得在隐居,也不觉得在特立独行,她说,她只是找到一种热爱生活的方式,最适合她的方式。

那个篱笆松散的院子,就是她的全部世界,而且固若金汤。

和祥子同岁的叶梓颐,也找到了她的世界。她是一名星空摄影师,她的小院是整个星空。

这位眉目清秀的北京女孩,曾在新加坡做过策划和销售,薪水很高,然而,生活却总像藏着大团空白。

她想起15岁时偶遇的双子座流星雨,流星划破夜空,苍穹都被照亮,头顶上的星空,就像新朋友,冲她俏皮地眨了下眼。

那一眼缠绵惊艳,贯穿了整个青春。回国后,她成为自由摄影师,追逐星星的人。

从极地到荒原,多数时间她孤独行走。她说,头上星空就是老友,一如15岁初逢。

旅途之外,她住在北京父母名下的老房中,她坚持每月交5000元房租,这是她的原则。

她养了一条叫汤圆的狗,在北京周边拍摄时就领着。小狗要背自己的行囊,和她一样自由独立。

北京秋夜,她去金山岭长城拍星星。深夜长城空无一人,汤圆随着她,蹦上一节节古老的台阶。

上海演员王维佳比祥子和叶梓颐小一岁,她的世界没有山水和星光,只有一个冷清的旧舞台。

她是京剧演员,一名青衣。

她常捻兰花指,用戏服手机壳,朋友说她爱抛媚眼,其实那只是职业训练残痕。

她的灵魂早已画上脸谱,京剧就是她的命。

然而,很多时刻,她的世界前,观众并不多。有时,台上演员比台下观众多。

走出京剧院,门外就是上海,黄浦江水波潋滟,波光中全是都市的碎片。

王维佳说,那个世界很好,但不是她的。

11岁时,王维佳开始学京剧,每天五点半起床,练到晚上七点半,衣服湿透,头发中的汗水,像洗过一样滴下来。

她当年的同学,大多已返回三四线小城,买车买房,衣食无忧,只有她留在上海,没什么存款。

她其实留在了京剧院中的世界,并为坚守承受代价。

她说,有次生病,她午夜三点打车独自去医院。大都市灯影流衣,但那些光影有多亮,她就有多孤单。

叶梓颐在北京的老房,藏身于一片暮气沉沉的楼宇中。

归国这几年,父母一直不愿承认她的工作,对外只说她刚回国,正在玩儿呢。

今年秋天,楼道门上贴了告示,楼长说他要去敬老院了,新楼长换成501的老晋。

叶梓颐之所以追逐星星,就是不想人生如此作结。然而追逐,也意味着险境。

2015年,她到纳木错,去拍银河。天降冰雹冷雨,回驻地后,她胸口疼,喘不过气来,咳粉红色血沫。

天文爱好者群友让她马上回低海拔,群友24小时轮班跟她聊天,怕她睡去。

第二天,她被套着氧气袋送到拉萨医院。那是她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回来后,她经常虚弱发烧,吃个凉皮也烧,踩着水坑也烧,可脚步从来不停。

挣脱引力固然很好,但挣脱总需代价。

搬到小院前,祥子曾在终南山租了一间房子。

过年时,她回城陪父母,回来后发现家里被洗劫一空,锅碗瓢盆,乐器书籍都被偷走。

又过了小半年,又被盗,她决定离开。

山贼难防,除了整日自家守院的,外来租户几乎都被偷过,报警也无大用。

除却山贼,山中还有暴雨、风雪和野兽。

有一个风雨夜,一条蛇盘在祥子卧室房梁上,蛇与她对视许久,终又离开。

祥子小院外有柿子树,入秋后橙色柿子如小小的灯笼。院中青菜长势越发喜人,会吸引小羊在篱笆外卖萌。

在山中第五年,她已完全习惯了和自己相处。她不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最后连“别人”这个概念也没有了。

她出版了两本书,每隔两三个月去城市一次,拍摄,贴补家用。

城市里有聚会,有欢笑,有消遣,可她工作一完,总是迫不及待回山。

她不关心外人怎么点评或者模仿她的生活,她的就是她的,她说,她只是想用自己方式热爱,不想弄丢自己。

诗和远方已被妖魔化,有人满心嘲讽,有人轻易出发,其实,当真正挣脱引力之后,生活会慢慢按照你的想法塑成模样。

今年9月,上海音乐节,王维佳用爵士风格,唱了一段《贵妃醉酒》。她说,京剧其实可以和摇滚一样嗨。

这次,她的舞台充满现代气息,舞台前是一片广阔的草坪。再没有墙。

叶梓颐已是《Discovery》签约摄影师。

去年,她的极光照片获得全球最权威天文摄影比赛奖项。她是比赛举办以来唯一获奖的亚洲女性。

叶梓颐的微博有47万粉丝,最开始男生多,后来女生越来越多。

因为这个原因,《送一百位女孩回家》找到她时,她同意接受采访,她希望自己能影响更多女孩,也希望她们愿意追求自己想追求的东西,不一定是星空。

祥子、叶梓颐、王维佳的故事,都留在了第二季《送一百位女孩回家》中。这一季的主题,是不一样的你很好。

不一样的她们,努力挣脱原本生活的引力,活成想要的样子。

主持人丁丁张说,她们在节目中留下的汗水也好泪水也好,如果能够打动你,就非常值得了。

这是许多个挣脱引力的故事,也是这个时代,我们的独白。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ecrpl.com/wuzuo/536.html
(本文来自广域混流整合文章:http://www.ecrpl.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终南山 京剧 银河 贵妃醉酒 戏曲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ecrpl.com ©2017 广域混流

广域混流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