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域混流
当前位置:首页 - 雾霾 >

北京不完全混场指南

2019-07-31来源:上海热线

人这辈子挺难得有点长期热爱并能坚持做下去的事。对我而言,除了码字吹牛,打篮球可能就是这样一种神奇的存在了。

以前上学的时候条件一般,打球这项活动从来都是在露天条件下进行。除了看现场比赛和视频转播,脑海里压根儿就没有在室内场馆里打球的概念。毕竟一整个篮球场在某一个时间段里也就只能提供二十人左右的活动空间,远没有广场舞的空间利用率高。也不知道在水泥场子上磨坏了多少双鞋,直到后来混进了CUBA普通生队,这才有了定期在室内场馆里训练和比赛的经历。

我还记得第一次在室内场馆比赛时的境况简直堪比土鳖进城,不是嫌弃馆里的木质地板比水泥地滑,就是觉得比赛用的篮球没经过砂石与岁月的打磨根本不粘手。有打控卫的队友给教练反映说这球太滑了实在控不起来,教练把他脑阔一拍,用武汉话吼道:

“哦,球蛮滑是吧?别个不滑,就你滑!”

一语双关。

现在想想,依然令人捧腹不已。

 

毕业后来到北京工作,除了对于一切未知事物的无脑期待外,找个场子打球倒成了那段日子里亟待解决的头等大事。以往在学校里下了宿舍楼就是球场,狐朋狗友随便一招呼就开局了,哪还用操心这些破问题。可如今成了社会人,这种便利自然就不复存在了。

还珠格格小燕子卖艺时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

多年未见几乎变成了网友的学弟在北邮外场约了来到北京后的第一场球。

我还清晰地记得,那天我们俩从西直门地铁站出来就立马拦到了一辆路过的三蹦子,爬上后座后划开窗户,盛夏傍晚的凉风微微拂面,飘飘欲仙。

我们在这儿约了两三次质量局,一度想把这里当做平日约球的据点。奈何好景不长,据说期间发生了社会人士与在校学生因打球肢体冲突而导致学生被揍的恶性事件。自那以后,进入球场便多了一道查验学生证的手续。这也意味着,我们不可能在这里继续打下去了。

无奈之下,只能高挂味儿挺大的战靴,继续想辙。

 

南宋老铁夏元鼎说得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趁着吃完晚饭瞎溜达的间隙,我一眼发现金融街旁的月坛体育中心居然有四个夜间灯光半场,人声鼎沸,杀声震天,真是娱乐休闲的绝佳去处。还没等回去换好装备,我就迫不及待地投入了全民健身的火热行列中。

找到场的那一夜,睡得可真香。

因为就住附近,我来这儿的频率迅速攀升,不但结识了球场上的街坊四邻,还顺便跟他们养的狗成了好朋友。就不提打完球后的日常遛狗活动了,哪怕是平日溜达,打招呼的量都得比一般人多一倍。

可人生从来都是那么刺激,还没等我彻底打响“月坛詹宁斯”的名号,月坛体育中心的外场突然之间就不再营业了。我无数次想从看门老大爷那儿套出点儿球场重新营业的消息,可他的答复永远都是“哎,什么时候能开可真没准儿。”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偌大的外场被包围起来,连看大门儿的老爷子都无影无踪的时候,我才明白,这片场子可能是真的永远不会再营业了。

 

仨月打黄了两片场子,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际遇。

在人大外场和东单体育中心浪迹几回后,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南园的外场渐渐成了我们的临时运动中心。每周末地铁转小黄车游览奥森后出出汗的日子十分惬意。看着瞭望塔在视线里从渐行渐远到越来越近,天却渐渐凉了下来。


当时还没有经历过北方冬天的我仍活在零上世界的认知领域里,直到完成了一次寒风中零下五度的单挑,第二天就有三位球友病倒,我才打消了继续奋战外场的念头。

就在那个夜晚,内心悲凉的我提取出了小黄车的全部押金,彻底与冬日外场决裂。没想到一年后,等待退押金的用户量已经达到了天文数字,这玩意儿怕是真的要凉了。

 

盛唐诗豪刘禹锡说得好,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在这严酷的寒冬里,热爱打球的同事雪中送炭,直接带领我打开了室内球馆的大门。

从五棵松Hi-Park篮球公园到北京八中怡海分校,从优肯篮球俱乐部到Game on篮球中心,西南片儿的球馆脉络逐渐在我周末穿梭的路途中清晰了起来。

室内场馆是真好啊,既不用担心风吹雨淋,也不用害怕天寒地冻,只要想打球,换上装备就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外面的环境再恶劣也与我无关了。回忆起当初南方的梅雨季节,为了打一场球甚至得苦等一两个月,实在是太心酸了。

 

随着认识的球友逐渐增多,我也渐渐喜欢上了游历不同球馆的感觉。篮球场看上去似乎都是一片场地两个篮圈这么简单,可承载的内容却永远不会重合。

在北大的邱德拔体育馆,看着张宁刻苦训练的强度就能知道他付出的远比别人想象的多;

在北交大的东区体育馆,各位球友在打完球后自发为遇难的学生集体默哀;

在海淀的青蓝运动中心,偶遇了网红街球手闫帅,在场地略滑的地板上,他一个变向照样晃得我找不着北;

在朝阳的千帆篮球中心,曾经在海外游学时结识的老友们再次并肩战斗,场上拼完命场下吹牛逼的场景简直完成了从美东到华北的时空转换;

在东城的171中学,不仅是人生首次遇到坐电梯到八楼的球馆,而且让已经三十五六却比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跑得还快的大哥们好好给上了一课。


故事从未停止,只能未完待续。


不同的球场有着不同的江湖。

场上自当佩剑而行,场下何惧把酒当歌。

无论路途有多遥远,我依然乐此不疲。

正如如《阿甘正传》里阿甘的母亲所言,

“You're going to have to figure it out for yourself. Life'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 You'll never know what you are gonna get. ”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没去过的球馆里到底会发生些什么。我想去看看。


(图片与文字均为本人原创,如有转载需求请联系作者)

我的公众号:HTearsPH

篮球,旅行,摄影,Sneaker,以及一切只与生活有关而与正业无关的东西。放空双耳,热泪盈眶。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ecrpl.com/wuzuo/17186.html
(本文来自广域混流整合文章:http://www.ecrpl.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ecrpl.com ©2017 广域混流

广域混流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