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域混流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李秋菊:忆爷爷|散文

2019-10-31来源:汽车殿堂网

《文学天空》网刊首发原创优秀作品,是文学双月刊《琴台文艺》及其他杂志的选稿基地,主发青春、情怀、乡土、都市、亲情、留守题材的小说、散文和诗歌类作品。

李秋菊:忆爷爷|散文

作者爷爷奶奶和妹妹

原创声明:作者授权原创首发文学天空,侵权必究。

散文之窗:

李秋菊:忆爷爷|散文

插图:东方IC

爷爷自幼勤奋好学,但兄弟姐妹共8人,加上父母去世得早,家里一贫如洗。 当家的大爷爷决定让爷爷辍学为家里减轻负担。爷爷不甘心放弃学业,又知家里实在困难,无奈之下从灶膛里刨出一截木炭,在堂屋外的左边木柱上写道“有田不耕仓廪虚”,右边木柱上写道“有书不读子孙愚”。还在下面意味深长地写上“大哥啊!”。大爷爷看后觉得爷爷说得有理,就让他又上了几年私塾。当我们上学后,爷爷常给我们讲这段往事,让我们好好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

爷爷喜欢读书。记忆中,只要一有空闲,他都捧着书在读。他看书时总是一字一句小声地读出来,所以我不说他是看书而是读书。小时候,看他全神贯注地捧着厚厚的书,嘴里念念有词。我非常好奇,小心翼翼地猫着腰潜到他跟前,听他念叨些什么,一听就被他嘴里冒出的故事深深吸引。第一次知道了那砖块一样的书上,密密麻麻的小字里,竟然藏着那么多那么精彩的故事。爷爷读得入神,读完一章才发现我猫着腰竖着小耳朵专注地听得入迷,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般一动不动。他爱怜地轻轻扯扯我的小辫子,待我回过神来,他微笑着问:“好听吗?还听吗?”我鸡啄米似的不住点头。爷爷哈哈大笑:“我们家有个小书迷了哟。”说完一把抱起我放在他腿上用手臂环着,用比刚才稍微大点的声音继续认真读起来。翻书时他的脸会下意识的向前倾一点,硬硬的胡须扎得我小脸痒痒的,引得我咯咯大笑。就这样,常听爷爷读书,知道了“孟母三迁”“三顾茅庐”“凿壁偷光”“孔融让梨”“岳母刺字”等故事。也让我对书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明白了小小文字里藏着大千世界,宇宙万物,无奇不有。小小年纪就立志将来当作家,也写出许多的书,让爷爷读给我听。

李秋菊:忆爷爷|散文

图为作者家族合影

爷爷是我们那里有名的故事大王,他的肚子里装着永远也讲不完的精彩故事。那些年,每逢暑假收玉米时我们家院子最热闹。左邻右舍都将自己家的玉米用箩筐挑来我们院里,边听爷爷讲书上的故事边剥玉米。大人们都不说话,看见谁家孩子说话大人就会小声制止:“别吵,认真听三爷爷讲故事,可好听了。”奶奶为爷爷泡上一大杯香芦茶,爷爷一边剥玉米,一边绘声绘色地讲故事。讲完一章就故意拖长声音说:“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接着端起茶杯猛喝几大口,奶奶总担心地喊:“慢点,慢点,别烫着。”邻居们急切地高喊:“三爷又讲,快说说后面怎样了。”爷爷不紧不慢地说:“要得,听好了哈。莫忘了剥玉米哟。”就这样,大家听着故事,不知不觉就剥完了玉米,一点儿也不觉得累。

李秋菊:忆爷爷|散文

图为作者家族合影

小时候,每逢爷爷临出门去赶集时,奶奶就会再三叮嘱他:“什么都可以忘记买,但千万别忘了给娃娃些买馍馍。如果没有馍馍就买水果糖。”爷爷就会笑哈哈地说:“记得记得,我好久忘记过嘛?我知道小馋猫些都盼着呢。”接着又对我和弟弟说:“在家乖乖听话,一会儿爷爷给你们买好吃的回来。”等爷爷走后不久,我们就会找诸多借口溜去村头张望。见远处有人提着东西走来,就以为是爷爷回来了。飞快地跑去迎接,快走近时才发现不是,又失望地回到原地焦急的等待。如此三番五次,终于看到爷爷了,我们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边跑边喊:“爷爷回来了,爷爷回来了!”爷爷担心地连声说:“慢点慢点,当心摔跤。”我们跑过去拉着爷爷的手却又不好意思直接要东西吃。像两只猫围着爷爷打转,眼睛老盯着爷爷手中的提篮。爷爷拿出两个两角钱一个的馍馍,我和弟弟拿着就朝家里奔去。扔下爷爷在后面念叨:“有吃的就不要爷爷了。”回到家,我和弟弟按老规矩各自将馍馍分成三块。我拿两块去给爷爷奶奶,他拿两块去给爸爸妈妈。然后我们一人拿一块,坐在院坝边的石头上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快吃完时,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又都将他们的那一块馍馍原封不动地还给我们。我和弟弟推让一番后,撕下几块挨个掰开他们的嘴硬塞进去,看他们慢慢嚼着,我们歪着头天真的问:“香不香?甜不甜?”他们说很香很甜,脸上的笑容在阳光下灿烂得如同三月的桃花。

李秋菊:忆爷爷|散文

图为作者家族合影

流年飞转,我一天天长大,爷爷也一天天变老。在我南下谋生没几年后,传来爷爷病重的消息。我匆匆赶回镇上时,灰蒙蒙的天下着小雨。妈妈心疼我舟车劳顿,让我在镇上的家中休息一晚,明天再回乡探望爷爷。说他状况还好,有爸爸和奶奶一直照顾着,应不会有事。我便心安理得地停留在了离爷爷几里开外的地方。不曾想,他却在第二天上午我还未赶回去时永远地离开了。我追悔莫及,不等妈妈拿来雨伞和雨鞋就冲进雨里,朝乡下狂奔。高跟鞋陷泥里拔不出来,我就脱下来提着,赤脚前行,一路不知摔了多少跤。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模糊了我的双眼,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住,疼得喘不过气来。当我提着鞋一身泥泞地出现在家门口时,看着爷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骨瘦如柴。听奶奶说昨下午爷爷得知我到了镇上就一直念叨我。示意奶奶给他取了本书,他反复地拿在手上,恍恍惚惚地叫着我的乳名,另一只手伸直在空中抓一把扯一下再环到胸前。恰如我小时候,他轻轻扯扯我的小辫子,拉我入怀,抱着读书给我听。我扑通一声跪下,泣不成声。

多年后,虽然明白爷爷的离去只是完成了人世的苦修,但每当忆起,我却总不能释怀。在寂静的月夜,燃一炷清香,沏一杯清茶,捧一本泛黄的书,临窗而坐,一字一句小声地读着那些熟悉的故事。夜深了,不觉间枕着书悄然入梦。随风而动的窗帘在昏暗的灯光下摇曳,爷爷踏月飘然而来,清瘦修长的他依旧穿着那套深蓝色中山装。还是那么慈祥地说:“小书迷,我们开始读书吧。”便翻着泛黄的书页,一字一句读给我听。等他读累了,我便一一复述给他听,也给他读我写的拙劣的文字,看他颔首微笑。

李秋菊:忆爷爷|散文

插图:东方IC


本文由李秋菊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作家简介:

李秋菊:忆爷爷|散文

作家李秋菊近照

李秋菊,80后,蓬溪县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文学天空》网刊小说编辑,有诗词、散文、小说作品散见于《子曰诗刊》《星星诗词》《长白山诗词》《诗词月刊》《剑南文学》《诗词报》《当代诗词》《四川群文》《文化遂宁》《川中文学》《遂宁日报》《东方散文》《凤垭山》《嘉陵江》《文学天空》等刊物和网站发表。小说《用心良苦》,散文《留守的日子》在四川省第三届农民工文艺作品大赛中获得优秀奖。


审稿:王金花

插图:东方IC/部分为作者供图


合作单位:

成都市微型小说学会

成都市青羊区文联、作协主办文学双月刊《琴台文艺》


关注文学天空,阅读更多精彩作品:

张中信:黎铁梅 | 小说

韩娟:保安老钱 | 小小说

李心观:行走在青羊|散文

孙百川:佛头山上的春梅 | 散文

叶绍继:有关票证的记忆|散文

廖晓伟:怀念一条河的前生|散文

孙大权:像雪那样思考|散文

李国军:我们的院子|散文

何民:泥瓦匠十三|散文

温静:兰儿家的大花园|散文

夏仁杰:石磨|散文

张中信:水妖 | 小说

李立纲:同在地球村|小小说

张耀:活下来真好|散文

罗芳:山茶花开|散文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ecrpl.com/wenhua/37440.html
(本文来自广域混流整合文章:http://www.ecrpl.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散文 文学 读书 玉米 不完美妈妈 小说 诗歌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ecrpl.com ©2017 广域混流

广域混流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