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域混流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 >

81年前的惨案!巨野薛扶集村67名无辜村民家门口被杀

2020-01-09来源:豫商网

引子:日军滥杀63名无辜村民的暴行,激起了军民的反抗。傅成鹏看见一个日兵把弟弟刺死,家仇国恨使他不再畏惧,他勇猛地冲上去,赤手拚死抢夺日军的刺刀,最终将刺刀插进日兵的脖子里;国民党的3个士兵没来得及撤走,见日军滥杀无辜,义愤填膺,日军刚靠近小楼,他们就先敌开火,打死3个日军……

63名无辜村民和4名串门的亲友家门口被残杀

扫荡薛扶集激起军民拼死抗日

薛扶集村位于巨野城东南10里处,北邻洙水河,西靠黄沙河。抗日战争初期全村315户,1350人。为了防匪防盗,村周围筑起了两人多高的土围子,设东、南、西、北4个寨门。平时由村民轮流站岗放哨。

深夜突袭薛扶集,侯宪明不战而逃

1938年8月4日(农历7月9日)傍晚,国民党杂牌军司令侯宪明带领千余名武装人员临时驻扎薛扶集。在独山一带“扫荡”的日军得到情报后出动800 余人,乘坐38辆装甲车和汽车从独山扑向薛扶集。5日黎明前,日军车队开进了薛扶集南门外。侯宪明部站岗的两个哨兵发现情况立即鸣枪报警。正在熟睡中的侯宪明及其部队听到枪声和噪杂的汽车声,如惊弓之鸟,未予任何抵抗,惊慌失措中向东北方向逃窜。

日军装甲车进村后,在车上架起机枪向大街、胡同疯狂扫射。村民张友亮父子及让玉标等多人纷纷倒在血泊中。约半小时后,日军车队停满了村中的南北大街,此时天已放亮。一名指挥官“咕噜”了几句,日本兵便端着刺刀,向手无寸铁的村民大开杀戒,整个村子顿时笼罩在恐怖、血腥的阴影里。

烧杀奸淫又抢夺,日军罪行罄竹难书

日军挨门挨户搜查,进门就刺,见人就杀。吴宏明和他父亲、母亲、妹妹刚跑到街上,被日军发现。日军发出“呕、呕”的吠叫声,吴宏明一家人不敢停步,继续向东跑。日军用机关枪扫射,吴宏明的父亲、妹妹相继中弹倒下,吴宏明拉着母亲拼命逃出了村子。张仰新趴在父亲背上和全家人一块儿仓惶外逃,刚出院子,日军的机枪弹就打倒了他父亲,他被扔在地上……

住在刘家胡同,80多岁的清末秀才刘兴清,听到敲门声去开门,3个狂横野蛮的日军闯了进来,看到站在老人身后20岁的孙子,“咕噜”了一句,上去就是一刺刀。村民孙来柱慑于日军的淫威,不得不去开门。他拉开门栓,刚开了一扇门,就被日军当面一枪打死。吴宏山在自家院子里没来得及反抗就被破门而入的日军开枪打中了脖子倒在地上,鲜血直流。日军走过去用脚踢他,见人没死,随即向他的头部又恶毒地补了一枪。吴修勤的父亲躲在夹道里被日军抓住后,身上被连刺7刀后惨死。

在小王街,王成连的父亲被打死后,他的母亲吓得藏到囤旮旯里,被日军发现用刺刀刺死。王成才的大哥、张首先的二叔等8人被抓住后,有的剖腹,有 的 砍 头 ,有 的 枪 杀 ,血 流 遍地,惨不忍睹。小王街被残忍地杀害了十余口人命。王成才的姐姐当年刚19岁,在火神庙被几个日军抓住奸污。之后,又残忍地将她吊到树上剖腹……

吴宏魁抱着1岁的孩子,和其他村民藏在麦秸垛里。因孩子啼哭,怕引来日军牵连别人,便抱着孩子另找地方躲藏。他刚走出来几步,正好被日军撞见,日军把他追进南屋用刺刀挑死在粮囤里。

在全村陷入一片混乱时,张仰祥逃到大门底下,发现张传仁、张明春二人被日军杀死在那里。他听到二奶奶在屋里撕心裂肺地叫他,刚进门,就见门口3个死人。他赶快往外跑,又看见张传业中了枪弹后,满身是血在地上爬。在出村时,又见张仰礼的母亲中了枪弹坐在东寨门下不能动弹,张仰祥怕她被日军的汽车轧死,抱着她往大门里边拖。张传喜背着他刚满周岁的小侄,惊慌中,只顾往村外跑,出东门约半里路,听不到小侄儿的啼哭声了,低头见胸前流满了血,回头一看,才发现小侄趴在肩上已被打死。寨墙上站着日军哨兵,一边凶狠地向外逃的村民射击,一边向村里能望得见的村民射击。

被抓后的村民和年迈的老人也难逃厄运。张利祥被绑着拉出院子,惨死在街上。张承亮爷儿俩被日军用苘皮牵到村北头,在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被打死。50多岁的高德明听见日军敲门,没敢开,结果隔着门被打死。60岁的傅正福听到日军撞门忙去开,门还没开,子弹已射进胸膛。日军窜进唐允现家,把他60多岁的父亲绑到树上残忍剖腹。70多岁的王守全被打死在灶禾窝里。东门里70多岁的张明勋,头发都已白了,见日军惨无人道,跺脚大骂。日军用刺刀挑死了他,又把他的尸体开膛剖腹。70多岁的让学义还没起床,被闯进来的日军一枪打死在床上。

村子里到处响着枪声,薛扶集东门里路北,是日军杀害村民最多的地方,几家姓吴的被杀绝了。年近70岁的让玉连老人,为了保护本家20余口妇女和孩子,挺身而出,把他们藏到后院,独自一人来到前院应付。几个日军进院后,示意要喝水。让玉连忙去烧水,水还没烧开,恰巧这时日军集合队伍要走。为了掩盖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日军举枪把让玉连打死在灶门前。

忍无可忍军民反抗,先后7名敌人被杀

日军残杀无辜的暴行激起了村民的拼死反抗。吴瑞存的儿子吴二铁炉,听到各院的杀人声,拿一把大锤,躲在门后。日军敲门,他不开,几个日军破门而入,吴二铁炉抡锤就砸,因寡不敌众,身受重伤倒下。日军气急败坏,把他的头割下来扔到街上。张利民的父亲张可经家的堂屋里藏着七、八个村民,自己躲在厨房里,手握大铡刀准备拚命。一个日军端着刺刀往堂屋里闯,张可经冲出厨房,对准日军当头一铡。日军闪过铡刀,随即开枪,张可经忍着伤痛,趁日军推弹上膛的空儿顺着枪管扑上去,把日军按倒在地。日军大喊大叫,街上的日军闻声后扑腾扑腾地跑来,张可经爬起来,翻墙逃走。

傅成鹏亲眼看见一个日军把弟弟傅成交按倒在地上用刺刀刺死,家仇国恨使他不再畏惧,他勇猛地冲上去,拚死抢夺日军的刺刀,两手被刺刀刺得鲜血直流。最终夺下刺刀,把日军按倒在地上,将刺刀插进日军的脖子里。进院的日军见傅成鹏,手里还拿着带血的刺刀,“咕噜”一声扑过来。机智的傅程鹏连翻7个院子,死里逃生。

张传业家的小楼上,侯宪明部队的3个士兵和一个短工,没来得及撤走。眼见日军滥杀无 辜 ,义愤填膺 ,决心武力抵抗。几名日军靠近小楼时,他们居高临下,先敌开火,一连打死3个日军。稍后大群日军闻讯赶来,先杀了小楼东边宅院里的张明春、张黄连和一个姓贾的短工,又放火焚烧小楼。楼上的4个人全被烧死。

上午10点,日军开始放火烧村,瞬间,几十间房子燃起熊熊大火。之后,日军的部分汽车向西门开动。一伙日军强迫村民给他们干活。吴宏合的叔伯哥吴宏孪也在被抓的人群中给日军装汽车。几个日军看见他留着长胡子,就拿他开玩笑,硬把他按倒在地上,用刺刀把他的胡子割下来。日军们拿着老人的断胡子大声嘲笑,老人受辱不过,紧握双拳、怒目苍天,大声喊 :“ 中国人 ,中国 人要强啊!”泪水夺眶而出顺腮而下。日军不准许他喊,一顿拳脚把老人打倒在地。在场的村民,都暗自把泪水咽进肚子里。

1 1 点,日军指挥官集合队伍,大声“咕噜”了几句后,全部上车(被侯部人员开枪打死和村民杀死的7个日军尸体也都带上了车),开出西门,走了。

经过日军6 个多小时的洗劫,薛扶集村呈现令人寒心的惨景:80余间房子烧成了残垣断壁,1万余斤粮食被烧毁;74具尸体抛置在屋里、院内、街头、寨墙边;受伤的村民血肉模糊;死难者的家人呼天嚎地;全村各处扔着无数的大小包袱……

据统计:当天被日军杀死的薛扶集村民63人,外来亲戚4人,侯部人员7人,连伤重未愈而逝的9人在内,共83人死于此难。劫后的薛扶集,无人不戴孝,无家不出棺,傍晚送灯人成群,遍地莹火泣冤魂。

81年前的惨案!巨野薛扶集村67名无辜村民家门口被杀

81年前的惨案!巨野薛扶集村67名无辜村民家门口被杀

81年前的惨案!巨野薛扶集村67名无辜村民家门口被杀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ecrpl.com/qiwen/52822.html
(本文来自广域混流整合文章:http://www.ecrpl.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不完美妈妈 巨野 机关枪 射击 独山县 抗日战争 性侵犯 日本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ecrpl.com ©2017 广域混流

广域混流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