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域混流
当前位置:首页 - 母婴 >

那些年少时玩过的游戏

2019-06-11来源:铜仁汽车网

那些年少时玩过的游戏都有些什么呢?诸如丢手绢老鹰捉小鸡这样的老套游戏,就不必多说了。我只想把那些刻在记忆中属于我的游戏说给你听一听。

1

有一个游戏的名字,我们叫做“逮”。光听这个名字就有趣吧,其实呢,就是一帮小孩儿,大家互相追赶着跑,谁把谁逮住了,就算谁赢。怎么一个玩儿法呢?几个人先聚拢在一起,中间一个人大喊一声:“跑!“大家就开始互相追逐。这里面还有一个小规矩,就是跑在前面的人只要是一摸到一块石头,后面的人就不能再抓他了,得等到他继续开始跑,才能再追。

现在看来,这个游戏就是一帮小孩在那里傻跑。但那时的我们却觉得好玩。一个人飞快的跑,然后摸着一块石头,突然停住,后面紧追的那个人干着急,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盯着这个人。而前面这个人,又总是装出一副马上就要起跑的样子。如此逗来逗去几个回合,那个人突然乘其不备,像箭一样穿出去,把后面那个人气得哇哇直叫。与其说这是一个游戏,倒不如说是一个变速跑。那时候不知道什么变速跑不变速跑,只是玩的开心,经常几个小伙伴一玩一个下午,然后一个个一身臭汗回家。

2

还有一种小学时候玩过的,叫做赢冰糕棍的游戏。这是一个两个人就能玩的游戏。课间休息的铃声一响,我和葫芦四各拿一把冰糕棍,到教室外面的空地上,开始比划。葫芦四出几跟,我出几跟,合在一起。然后石头剪刀布,谁赢了谁先来。赢的这个人先把冰糕棍墩齐了,然后手心朝上,轻轻地把那些根冰糕棍放到手心中间。这个时候,一定要屏住呼吸,因为下面要将把这些冰糕棍往上一颠,顺势把手翻过来,拿手背去接住,平衡掌握不好的,有一些冰糕棍就掉下去了。但这还没有结束,还得将这些冰糕棍再颠起来,抓在手心里的就是你赢下的。接着再来第二轮,如此你来我往,有输有赢,玩的不亦乐乎。我和葫芦四是不在乎输赢的,因为知道就是几根冰糕棍,又不是赢房子赢地,反正也是从卖冰糕大爷那里捡的,大不了明天再去搞一些。现在的孩子是体会不到我们那种乐趣的,会觉得那是在浪费时间和消耗体力,但对于我们来说,却总是乐在其中。也许是小时候物质匮乏,没有什么更有意思的兴趣活动的缘故。

顺便说一下葫芦四名字的来历吧。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一个动画片叫《葫芦兄弟》,讲的是七个葫芦娃和妖精搏斗的故事。我这位同学兄弟六个,家里孩子也算多的。他排行老四,所以大家就喊他葫芦四。他长着厚的嘴唇和大的喉结,加上他精廋的小身膀,越看越觉得他就是葫芦四,没有人比他更像葫芦四。他总是不和别人计较太多,在我的朋友当中,就只沉默的存在。

3

等到了中学以后,物质条件就好了许多。学校总算有了一些体育器材。有篮球、有跳绳,有跳高的架子和横竿,有铅球,有垒球,还有木头把的手榴弹。

一天,体育老师朱团,居然弄来一个崭新的足球,但他扔给我们,就去忙别的事情了。同学们看着眼前这个黑白相间的圆球,闪着耀眼的光芒,看的眼睛都直了。这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干净的让人觉得它能吃,忍不住口水直往肚子里咽。

这个东西怎么玩儿呢?谁也说不上来。一个大个子走过来,说:“我会弄。” 我一看,原来是三狗。这个家伙,平常鬼点子挺多,他在家排名老三,大哥叫大宝,二哥叫二宝,到了他这儿,据说父母为了好养活,索性就叫他三狗。

三狗把足球捧在胸前,把前额的头发拢了一下,说:“这是足球,足球就是要用脚踢,现在咱们就开始比赛,看看谁踢的最高。”说罢,只见三狗飞起右脚,狠狠的踢向足球,那足球嗖的向天空飞去,老高老高。大家就跟着欢呼。大头和亮亮也各自来了一脚,很兴奋的样子。轮到我了,我是一个左撇子,我激动的抡起左脚,把吃奶的劲全使上了。谁知用力过快过猛,踢空了,踢出去的左腿惯性太大,使得整个身体失去平衡,右脚一滑,一屁股墩在了地上,惹的大家哄堂大笑。

一直以来,对于中国足球,我的内心里充满了愧疚。学校给我们配备了足球,我怎么就光想到吃呢?还有三狗,咋就只知道把球往天上踢呢?还有朱团老师,咋就不教给我们两下子呢?我们那些人确实没有为中国足球做出过贡献,而且还拖了后腿,把中国足球的水准向下平均成现在这个样子。网上有人说,刘国梁是个不懂球的胖子,那是胡说; 但我说,我是个不懂球的呆子,那是真的。


海天一色   

2019年1月8日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ecrpl.com/muying/6199.html
(本文来自广域混流整合文章:http://www.ecrpl.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ecrpl.com ©2017 广域混流

广域混流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