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域混流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配置保险的首要目的并不应该是为了存钱

2019-11-05来源:呼和浩特网
配置保险的首要目的并不应该是为了存钱

承接上两篇内容《给老人买重疾险,与博彩无异》《各形态保险内在的对冲和对赌机制》,没看前两篇的老爷可以在点击链接。

这篇文章,我思考了很久,感觉有很多点可以展开说,但是写的过程中又发现没办法讲清楚,因为里面涉及到很多是我自己的主观判断,不同需求是因人而异的,这里面没有好与不好的说法,所以,这篇文章仅作参考。

配置保险的首要目的并不应该是为了存钱

以上篇的案例,康惠保不附带轻症版,30岁男士,30年交,10万保额,保障至70岁的年交保费是530元,保障至终身的年交保费是910元。

保障至70岁的缴费方式,至70岁不出险则合同终止,现金价值为0,保障至终身的缴费方式,至70岁,现金价值为33310元。

每年的保费差额是380元,30年总保费差额是11400元,在40年的定存时间里,从11400元增值至33310元的年化利率是4.21%。

对比保障至70岁,保障至终身的这个现价利息,并不算差,是锁定40年,固定的,安全的,无需操作的4.21%。

配置保险的首要目的并不应该是为了存钱

理解对赌更简单的方式,那就是把一款终身重疾险拆开来看,假如,你把保障分为两边看,一边是保障至70岁,另一边是从70岁开始,趸交保障终身。

也就是说, 假如你在70岁的时候,想买重疾险,有一款重疾险只能趸交,也就是说需要你一次性交33310元,保额10万,不知道这种情况下,你是否会选择投保。

配置保险的首要目的并不应该是为了存钱

这是纯重疾情况下的情况,如果是选择传统的身故+重疾的形态,也就是上篇所说的康乐一生B,这时候的现价是55317元,用大于保额一半的保费去换取10万的保额,不知道这种情况你是否会选择投保。

这里我列举的产品都可以算得上是整个行业内性价比最优的级别,所以,才会测算出4.21%的利率,要是换成某些大公司的产品,这个利率大概要折半。

配置保险的首要目的并不应该是为了存钱

结合生命周期的理论,其实两种形态是有内在区别的:

配置保险的首要目的并不应该是为了存钱

纵观我们一生,压力最大的阶段就是结婚买房,生儿育女这头十年间,这时候的资金运用是需要精打细算的。

终身纯重疾险,虽然在老年因为风险概率变大了,对冲向对赌机制转移,但作用却还是针对重大疾病的治疗护理费用准备的。

传统重疾险包含的身故责任,在退休前是能保障身故风险下家庭责任问题,但退休以后就没有这方面的需求,这时候,拥有寿险的作用,就变成遗产,资产传承的作用。

但问题来了,我们为什么要在30岁年纪轻轻的时候去考虑遗产问题?当下最重要的问题都没解决,在资金压力最大的阶段,考虑几十年后的遗产问题实为不智。

当然,实际上,我们很多人买保险,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我们只是想没事能存点钱而已,所以,实际上,我们考虑的都是退保问题。

这里就是反主流的观点了,按道理,我们买保险不该考虑退保,但如果不考虑退保,传统形态的重疾险则收益实在是太低了。

如果考虑了退保,在两种形态上来看,从支出收益角度,则传统形态的重疾险,在保险+储蓄的角度性价比是高于终身纯重疾险的,因为考虑了退保,则去除了资产传承的问题。

存钱的理财功能强对应实际上花同样的钱,获得的保额就少了,这点在经济压力大的阶段,需要考虑清楚。

配置保险的首要目的并不应该是为了存钱

结合我以往作过的保险方案,“希望能保本”“希望没事当存钱”的不在少数,也就是说,其实大部分人是希望能结合保险和存钱这两个概念的。

也就是我们大部分人有一个预期,那就是到老的时候,如果没有发生过风险,是否有返还?

想要能返还其实真的很简单,在买的是终身险的情况下,选择高性价比产品,在适当的岁数选择退保,都能差不多退回和已交保费差不多的现金价值。

不管是传统形态的身故+重疾保险,还是现在新流行的纯重疾险,都可以实现“返本”。

但有一点确实需要我们先弄明白,这个退回来的钱,实际上并不能挪作他用,并不能用于养老的补充,还是需要用于老年大病医疗开支的储备。

重疾风险的保险规划要做的是,分为现阶段重疾风险的对冲和未来重疾医疗开支的提前储蓄两个概念。

这点从我们普遍理解保险的“有事保险,没事存钱”上,是有一些本质上不同的区别的;因为保险公司常常解释这个存钱是可以作为养老补充的。

但实际上,这几十年没患重疾,不代表老年的时候不患,相反,老年的时候才是重疾的高发阶段,但当风险的概率达到一个阈值之后,保险和赌博没有差别,所以这个存钱只适合做未来老年的时候的大病医疗金储备。

适当选择退保的依据:

保险学定义的重大疾病是指医治花费巨大且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严重影响患者及其家庭的正常工作和生活的疾病;

重大疾病是以收入损失为前提条件,重疾险解决的问题主要包含两大块:收入损失的补充,护理调养的费用。

至于实际治疗开支,在医疗险配置完善的前提下,这个费用并不高,至少远没有达到重疾保额需要的那么高。

年轻时候买的保额需要覆盖的是重疾期间的收入损失和调养护理费用,年老的时候,则用于治疗开支和调养护理费用。

区别在哪里?

年轻的时候,我们大概率是可以拥有商业医疗险的,这时候,实际上发生重大疾病的治疗开支,在医保+商业医疗险覆盖下,是能基本转移掉的。

但以目前的商业医疗险情况,停售是一个暂时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需要预设未来的是,老年的时候,可能没有商业医疗险,只有医保,因此医疗储备金是需要提前规划的。

不过,同时在老年也没有了收入损失的保障需要,排除收入损失问题后,护理调养和医疗储备所需要准备的金额压力并没有那么大。

因为医保也是一把杠杆,大病情况下,能报销的比例接近60%。

思考一下:

从一生的累积重疾率高达72%来看,那么反过来说,则有28%的几率不患保险学定义的重大疾病,但人这一生患点大病的概率是无限接近百分百的。

在重大疾病保险定义中的重大疾病,是有一定理赔门槛的,和我们常规理解的大病是不一样的,这个保额不一定能解决老年的一些大病开支,但现金却可以解决所有问题。

配置保险的首要目的并不应该是为了存钱

从实际保障角度分析:

终身纯重疾险在70岁左右退保,外加定期寿险,在保费支出和对应现价收益上,比传统重疾险要差一点。

如果传统重疾险假如也按70岁退保,则会变成是高性价比的方式,但同样,是以牺牲部分保障为前提的。

传统重疾险的保障是身故和重疾二择一,在70岁前,假如先发生了重疾,对比纯重疾,则花费了更大的保费支出。

假如先发生了身故,则同样比寿险花费更大。

假如先发生重疾后又发生身故,则暴露了身故风险。

实际上这种组合的高性价比,同样暴露了对应的风险,

所以,从高性价比角度,一样是有得必有舍。

所以,这里是没有绝对优劣的说法,我只是站在我的角度,会认为保障是优先考虑因素,传统重疾险的身故+重疾保障,看起来两边都兼顾了,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如果希望结合存钱的功能,以我个人角度,我更偏向在确保保障范围的前提下,配置终身纯重疾险+定期寿险的组合形式。

配置保险的首要目的并不应该是为了存钱

是因为现在产品形态已经越来越丰富,我才会写这样的文章,否则这样的文章是徒添消费者选择困扰,在今年以前,是没有高保障形态的纯重疾的,我也曾经不得不推荐传统形态的重疾险。

形态的缺失带来的没有选择权,在今年年初至前,保险市场并没有解决两个问题的方案,于是我们被迫的需要在高保障和高对赌之间做选择。

也就是终身购买终身的分组多次赔付的,带轻症中症的,能保障癌症复发的产品形态上选择,还是高性价比的选择纯重疾险,为此我曾经一度把自己弄的精神分裂,核心就是这里的取舍。

但今年年初,保险市场开始出现我渴望很久的产品,像长生福优加,康惠保多倍版,中荷惠加保防癌险,也就是说,直到现在,保险市场才出现符合我方案思路的产品,虽然不算晚,但这不算是一种悲哀吗?这个行业,产品形态还有很多开发空间。

至于选择纯重疾终身形态的好处,在大部分人都还是希望保险能有一定存钱功能的当下,一方面,可以在前期减轻压力,第二方面,更符合实际上我们对于保障的需求。

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高能慎入,保险公司到底赚了我们多少钱?》,里面得出了一个直观的结论,只要我们自己能达到6%回报率,则可以利用差额自己攒出等同于保额的现金,这样不管大病小病,都可以直接用,是在自己手上实实在在的现金。

达到6%回报率的话,买保险没有任何需要纠结的地方,全部选择定期险就完事了。

如果没有什么理财手段,达不到这个长期回报率,则可以配置终身重疾险,传统形态的终身重疾险,我建议在70岁左右的时候,根据自己需要,选择退保,因为后面的对赌成分太高。

终身纯重疾险,则拥有更多选择空间,是持有终身,作为一个有门槛的,有一定对赌成分的重大疾病保障;

还是退保自己持有,可以存着做保守投资,做一个可以增值的医疗资金储备,未来自行决定。

但无论怎么选择,我们都别忘了,配置保险的本意,首要目的并不是为了存钱,而是风险对冲。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ecrpl.com/gushi/38537.html
(本文来自广域混流整合文章:http://www.ecrpl.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保险 医疗保险 人寿保险 经济 护理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ecrpl.com ©2017 广域混流

广域混流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